2018年1月1日,來自全國各地的將近10萬名群眾齊聚天安門廣場,觀看了新年第一次升國旗儀式。這也是由人民解放軍擔負國旗護衛任務後,首次舉行的天安門升國旗儀式。那麼,解放軍儀仗隊和軍樂團全新亮相的背後,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呢?

因為時間緊迫,新年首次國旗護衛的任務,對於解放軍儀仗隊和軍樂團所有參與人員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兼指揮張海峰說,他是在2017年12月11日下午接到的通知,距離執行新年首次國旗護衛任務僅有20天的時間。



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兼指揮張海峰:



解放軍儀仗隊大隊長韓捷:

無論是從溫度還是從空曠度來看,室內和室外對聲音的感受與判斷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工作場所在室外的禮號手們,每天無論溫度多低,都堅持在室外訓練。



記者:冷對於樂器,樂器的反應是什麼?

解放軍軍樂團禮號手許鵬:



解放軍軍樂團禮號手王瑞光:

除了寒冷之外,八名禮號手在天安門城樓上一字排開後,最遠的兩人距離將近20米,如何控製下令聲音的大小成了另外一個難題。



記者:你下這命令的時候,聲音不能太大,要控製在多大呢?

解放軍軍樂團禮號手王瑞光:

因為長安街是青條石板,所以儀仗隊走上去後,馬靴底比較滑。而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強調的是整齊有力的動作節奏,因此有時候腳下一打滑,戰士們就對自己的動作控製不那麼精準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加強訓練的基礎上,他們還在前腳掌上釘上了一種膠皮底,以增大摩擦力。



此外,在2017年12月28日淩晨舉行的第一次演練過程中,還出現了因為升旗手的失誤而導致國旗沒有按時升起的問題。

解放軍儀仗隊大隊長韓捷:

記者:您問過他感受嗎?

解放軍儀仗隊大隊長韓捷:

記者:在這個過程中,你作為一名軍人你感覺最讓你激動的是哪個環節?



解放軍儀仗隊執行隊長董世偉:

記者:奏國歌的時間和國旗升起的時間必須嚴絲合縫,這個時間你們怎麼配合和掌握?

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兼指揮張海峰:



張海峰說,儀仗隊里的軍人們,聽了無數次國歌,國歌速度已經在所有人的血液里、骨髓里了,跑都跑不掉。掌握這個速度就跟念自己的名字一樣,想念錯都難。就算背對背,不知道彼此在干什麼,也能高度一致。這是一種默契和互相的信任,因為,他們必須計算到秒,必須嚴謹到極致。

來源:央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