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題:中紀委機關報披露:公款吃請少了, “吃老板”現象越來越多

星島環球網消息: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小寒,北京南站,來自東南某省67歲的趙大姐拖著裝滿材料的拉杆箱,準備購買返程票。雖然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但她對記者說:“這些年黨中央堅定反腐,‘打虎拍蠅’的成果老百姓都看得到。我現在遇到困難,但相信公道早晚會到來。”

火車站、信訪局……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前夕,本報記者在人群相對集中的地方進行了一次微型“田野調查”,想了解群眾現在都關注自己身邊哪些腐敗現象。

“社會對腐敗的容忍度顯著降低,明目張膽搞不正之風和腐敗的明顯少了”

從東部沿海某省來京的石先生,老伴在複興醫院住院。他告訴記者,前不久老伴動手術,他主動給醫生送紅包被直接拒絕。“要在以前我們家鄉的醫院,你想不起來,醫生護士都會提醒。變化真是太大了。”

近年來,中央持續加大對侵害群眾利益問題的查處力度,極大增強了人民群眾獲得感。群眾對反腐敗工作成效表示很滿意或比較滿意的比例,由2012年的75%增長至2017年的93.9%,提高18.9個百分點。

數據背後是紮實的事實做支撐。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區干部黃琴告訴記者,以前每到過年的時候,超市里付款的人群中,不少人都持各類“超市卡”和代金券。一問,不是單位發的就是某某單位送的……現在,手持一遝“超市卡”付款的已經很少了。

中部某省一名鄉干部說,前年,80歲的老母親非要讓給她弄個低保,問老人家缺錢花嗎,老人家說:“不缺。可你看看,村里是個干部,就給七大妗子八大姨辦了低保。”去年以來嚴查群眾身邊的腐敗,老人家所在的村一下子減了10戶低保,村支書也受處分了,再問老人家還辦不辦低保了,她笑著說:“低保是給有困難的人的,咱有吃有喝用不著,隻要身體好比什麼都好。”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級黨委和紀檢監察機關堅決懲治群眾身邊的腐敗。突出審查重點,加大對“小官大貪”懲處力度,嚴肅查處貪汙挪用、截留私分,優親厚友、虛報冒領,“雁過拔毛”、強占掠奪問題,對膽敢向扶貧資金財物“動奶酪”的嚴懲不貸……2014年以來,對亂作為、不作為的3.2萬名基層黨員干部嚴肅追責。5年來,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處分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27.8萬人。

某國有銀行的王先生多年負責單位後勤保障。“以前每年經手的會議、禮品、招待費上千萬,動不動就在外地組織個會議,錢花得跟水似地淌”。在北京隨便轉轉,“這兒是合同酒店”“那兒是合作商家”,到處押著錢辦著卡,吃了花了就可以簽單。“現在統統沒有了。多好!國家的錢這麼糟蹋讓人心疼,再說天天胡吃海塞也傷身。”

“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整個社會對腐敗的容忍度顯著降低,身邊明目張膽搞腐敗的明顯少了。”在大連一家外企工作的孫先生,被記者問及身邊有無腐敗現象時表示,“孩子就近在公立幼兒園入托、老人看病到社區醫院,不用找關系,感覺挺好的。”

“不敢腐”氛圍形成的一個表現,是人們的價值觀和思維方式悄然發生了變化,從當初對權力的一味推崇,到如今對特權思想有了自覺抵製。

在中央國家機關工作的張處長,兩年前老家宅院被征遷。要在以往,不用特別打招呼,村里補償的時候肯定要“有所關照”。現在呢,“我得特意‘關照’村里說,一定要按標準來,千萬不可以超標準給我家補償,不然你們就是在害我啦”。

“形式花樣翻新,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依然存在”

女子出嫁管理費、扶貧羊管理費、母嬰保健補償費、改廁好處費、學生早晚自習看護費……

“形式花樣翻新,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依然存在。”每當聽到這些群眾身邊的典型案例,退休多年的老黨員徐振南就忍不住皺起眉頭。

黨中央持續“打虎拍蠅”,不斷釋放越往後執紀越嚴的強烈信號,震懾作用明顯。然而,貪欲是人類從未根治的頑疾,群眾身邊的“蠅貪”依然伺機出手。

“想報名危房改造的交200元報名費,不交錢不能報名。”某村委會主任和會計在落實該村危房改造任務中,公然在大喇叭中喊。這是新華社報道的一起典型案例。

自2015年7月起,中央紀委每月公布一次群眾身邊的“四風”和腐敗問題。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每月通報”連續16次通報的數據統計顯示,這些問題中,近6成問題涉及民生資金管理使用,其中,三類問題較突出:種糧補貼等惠農補貼資金、征地拆遷補償資金、危房改造補助資金。違紀主體鄉科級及以下超9成且集中在基層管錢、管事、管物的重要崗位。

“這幾年感覺變化最大的就是十八大後,在反腐敗高壓態勢下,廉政風險大的崗位都相繼出台了一系列製度,職務犯罪案件領域已由以往工程項目多、補助資金多的高危單位部門,變為級別並不高的實權崗位,教育、衛生、林業等部門的下屬基層站所負責人和農村‘兩委’干部成為職務犯罪的‘高危人群’。”浙江省龍泉市紀委、監委第三紀檢監察室主任餘海敏說。

身邊的腐敗讓人有切膚之痛,它啃食改革紅利,減損群眾的獲得感,損害黨在人民群眾中的威信。

在京經商的趙先生向記者講了他的親身經曆。去年,位於西部某省貧困地區的家鄉縣民政局找到他,希望能資助幾名貧困學子上大學。趙先生非常爽快地答應了,但是提出要當面見見這幾位學生。第一位學生家境貧寒,趙先生二話不說決定一年給予8000元的學費資助,另外每月再提供600元的生活費。去第二位學生家考察時,趙先生先被當地有關部門的同誌拉著走了很遠的路,後被告之還有很遠,建議不要去了。趙先生心生疑竇,決定委托朋友私下了解該學生的家境。朋友一番調查後告訴趙先生:該學生的母親是村支書,家里在鎮上有四間門面房,根本不需要扶貧……

十八大以來,公務接待被嚴格管理後,公款吃請的現象少了,但是另一種形式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出現了。

“不吃公款吃老板”現象越來越多。穆先生常年在外經商,資金雄厚。十八大以後,家鄉領導每次來京,總是或明示或暗示要和穆先生見面敘舊,而且總帶著其他朋友來,其中不乏一些官員,宴請的錢當然穆先生出。“商人不做虧本的買賣。”穆先生說,付出的這些錢,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轉變成了他回鄉投資時的優惠條件,“這都是拿公家的利益換私人的交情啊……”

“我們願意跟著黨中央一起堅定反腐”

十九大報告指出,凡是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都要嚴肅認真對待,凡是損害群眾利益的行為都要堅決糾正。

黨中央堅定反腐是人民群眾的信心所在,群眾的支持是各級黨組織堅定反腐的最大動力。

福建省安溪縣蓬萊鎮紀委書記林木象給記者講了自己的切身體會:以前任鄉鎮紀委書記時到村里核查村干部的問題,群眾往往不理不睬,有的甚至直言我們與村干部“官官相護”,工作難以開展。這幾年專司主責主業後,為群眾解決了一些實際問題。有次下午剛到一個村宣布完對村干部的處分決定,晚上就收到群眾“感謝你們為民做主”的短信。“那一刻,既難過又感動。”

“身邊的腐敗還遠沒到根除的地步,希望反腐敗的高壓態勢能夠保持住”,不論是干部還是群眾,都對記者表達了同樣的心願。

“扶貧領域違紀問題,有的雖然涉案金額不大,但影響非常惡劣,嚴重損害黨群、干群關系,必須嚴肅查處。”中央紀委信訪室有關負責人此前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脫貧攻堅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今後還要抓住反映扶貧領域涉嫌違紀問題信訪舉報督辦工作不放,繼續加大對反映侵吞挪用、克扣強占扶貧資金問題信訪舉報的督辦力度,推動查處膽敢向扶貧款物伸手的違紀行為。“對侵害群眾利益問題決不放過!”他最後強調。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說,老百姓更關注能否解決自己身邊的腐敗問題。“大老虎”畢竟離他們比較遠,解決身邊的問題更重要。

趙大姐還奔波在路上。腳步匆匆的人們,懷揣著希望與夢想開始新的一年,祝願他們的心願能夠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