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每逢假期,必在中環舉行例行紅酒聚會,此刻我有點感慨,為甚麼朋友當中沒有詩人?

  未點酒之前,我把心中話如實告知在座的幾位知己酒友,希望不會引起我是借酒意來揶揄大家,在銀行工作的大偉首先回應︰「我的工作經驗告訴我,這些年,社會有兩種人差不多消失,一是詩人,二是浪子。」

  大師兄質疑︰「閣下並非社工,又不是在民調中心工作,很奇怪你對社會現象有如此權威的判斷。」我沒有讓席間出現沉默的機會,大偉所指觸動起我那些年的複雜回憶,我忽然有說不盡的話題。

  「大師兄,想當年我和你上下鋪在宿舍的某個晚上,不是正為詩人與浪子的話題,談到通宵達旦嗎?」對,三十年前做大學生時,我和一夥沒有課餘兼職搵外快的同學,搞了一個「紙上沙龍」,不定期的收集同學的創作,老遠走出去旺角找排版印刷出刊物。想不到第一期就出現佳作,一位綽號「小徽因」的同班女同學,以《一個詩人和一個浪子追求我》投稿,單是標題已經夠看了。

  年紀比我們長的林翁,不懷好意的問︰「安仔,莫非你跟大師兄在宿舍對質,互相確認誰是文中的詩人和浪子?」大偉也是不懷好意的作出一個無聊推論︰「貴刊物下一篇搶眼球的文章,想必是隔籬房同學寫的《同室操戈記》,是不是?」

  大家爭取時間品嘗一下香味濃厚的紅酒,今天真幸運,這瓶平價酒真還不錯。「幾位如果在那些年見過『小徽因』,作出這個推理是合理的,她可算是氣質型校花,還識寫文章,她那篇文很有布局,不是一般女生的『泛浪漫』式自況。」

  我補充︰「她似乎是公開的向校園所有男生傳達一個重要訊息。」大師兄再補充︰「可能校園有太多追求者,當然,又可能實際上『有價無市』,不是太多追求者,於是借文暗示她原來對某某類型的男生有興趣,有意者不妨考慮。」

  我不同意大師兄的觀點,當年反覆跟他爭論︰「她的文章不是面向男生,而是向身邊的女生『放閃』,技巧地顯示她比其他校花更加有市場,與此同時,又要大家競猜誰是詩人和浪子,我說這是一場校花之間的公關戰。」當我們講清楚說明白這段往事之後,在座幾位都認真起來。

  「如果換作是我,我不會像兩位看成八卦花邊新聞。」大偉是不是又在揶揄我和大師兄?「恕我是理科生出身,我看任何事物都憑據科學精神,尤以邏輯思考為重,關於《一個詩人和一個浪子追求我》這篇文,我雖然沒有看過,不過,望文生義,我估計你的校花女同學,有可能是借文章發放一個求助的訊息,只是當時你們入世未深,所以未有洞悉得到。」林翁好像意有所會,笑咪咪的說︰「大家可以用今天成熟的智慧想一想,假如你是當事人,而又真的被一位詩人、一位浪子苦苦追求,你會怎麼樣?」

  真的沒有想過,大偉用福爾摩斯的態度看文章,林翁就好比小學老師教學生IQ題︰「你老婆跟母親一齊跌落海,你救邊個先?」詩人、浪子很難取捨,是不是?「安仔,若要從中取捨,不是投硬幣決定,我們要來點科學化,首先,你要分析詩人與浪子有哪個共通點,同時有哪不同之處。」

  定義詩人,定義浪子,噢,你或者可以寫本書。「不必了,你要用最簡單的方法。」我建議上網找《維基百科》,林翁馬上打開手機。「都不必了,我告訴你,詩人與浪子的最大共通點就是無錢,詩人與浪子不同之處,是前者無錢,因為不識搵錢,以及不願搵錢,浪子呢?有錢只會花光,甚至超支。」大偉又解釋之前他提出「詩人和浪子已經消失社會」之說︰「你知我做銀行,年尾稅季貸款年年見增長,這是甚麼現象?浪子不會借錢交稅,因為根據過往記錄,根本不會獲批,詩人就好簡單,基本上不用交稅。如果這個社會的詩人、浪子數目大幅增長,老實講,今晚我亦無心情同大家飲酒,事關老細日日追我數。」

  聽落有點道理,但看來絕非甚麼科學邏輯,都是吹水而已,我說︰「我或許承認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詩人、浪子數目會多一些,不過,那又如何?」大偉說︰「有兩類無錢男生纏身,稍有理智的女生都會說不,雖然不至於因為『一個詩人和一個浪子追求我』而要報警求助,但至少要事先張揚,希望詩人、浪子知難而退。」

  大師兄望望我,眼神似是說︰「我們又被人家耍了。」林翁坐在一旁好久未有發言,他一直在玩手機,見席間忽然Dead Air,於是挺身打破僵局︰「我上網找到了,詩人是甚麼?大家請細聽。」

  「我是誰?是位詩人。

  我做甚麼?我寫作。

  我如何維生?就是活着。

  在無牽無掛的貧窮生活裏,

  任意浪擲詩韻,

  以及詠唱情歌,有如一位君王。

  當思緒飄到幻境與夢想,

  與空中樓閣的時候。

  我的靈魂恍如百萬富翁般豐足。」

  大師兄是歌劇迷,當然知道這是出自普契尼的《波西米亞人》第一幕的詠歎調Che Gelida Manina(中譯《你那冰冷的小手》),劇中男主角魯道夫邂逅女主角時,非常出位的拉住人家雙手,並趁機結識對方。「今天這種行為可能已經越界,就算『撻朵』話自己係詩人,都會吟詩吟唔甩,各位,你懂的。」是的,奉勸大家,千萬不要受古典歌劇荼毒思想,今時今日之社交禮節大不同。

  詩人,現在除了依然不脫「窮到燶」之命運之外,你咪使旨意想第一次見到女生就拖手仔。對了,怪不得這個社會的詩人差不多後無來者而絕迹。

  但是浪子又怎樣呢?說着說着,因為有酒意,腦袋一片混亂,今晚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