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現代化的生產設備,從前的瓷器餐具得靠老師傅一筆一線繪製畫圖上色,當中有九十年歷史的粵東磁廠(磁乃清朝至民國通用字,與瓷共義,現今日本仍沿用),是香港第一家,也是目前本地僅存的手繪彩瓷廠,不少達官貴人甚至當時港督夫人也慕名光顧。磁廠第三代傳人曹志雄,見證着行業發展與輝煌時期,最近於時代廣場舉辦展覽時憶起往事,笑得開懷。

  「小時候在磁廠幫手,甚麼都做,師傅畫好,我便在旁幫手填色。」曹志雄兒時由廣州來到香港,笑謂自己雖是少東,但實為半個打雜,而粵東磁廠於當時以廣彩瓷器(廣彩)聞名,圖案複雜細緻,構圖精美,逐漸成為業內龍頭。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廠房設於九龍仔大坑東,及後因火災遷往龍翔道大窩坪。「當時生意愈來愈穩定,最記得是老闆、工友一同住在工廠內,真是『同撈同煲食大鑊飯』,好開心!」到了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公司發展進入新一頁,除了洋行引介訂貨,客人也要求所謂的「Custom Made」,紛紛帶來自家圖案,希望師傅能繪於瓷器上,令傳統手藝加入了創作新元素。「有外國客人帶來歐洲古舊瓷碟,希望我們能做出仿古新餐具,我們收Order照做,畫上西方圖案,又加上廣彩花邊,中西合璧。」最終是廣彩變了「港彩」,成為香港獨一無二的地道工藝。

  「由於廣彩圖案好多玫瑰花蕾,深受外國人喜愛,後來更稱它為Canton Rose」曹志雄笑謂。然而,要數最深刻經歷,就是1975年港督麥理浩夫人親臨。「起初不知道甚麼事,四周多了很多警察,後來才知是港督夫人來了!」及後港督夫人奉上一隻破爛的古董青花瓷器,指希望按照圖案訂造一套新餐具,而「督花」之名,亦由此而起,現在這個花紋依然受歡迎,不少日本客到來指定要這種花紋。隨着需求日大,粵東磁廠漸漸用上貼花紙的技藝,原理就是將圖案絲網印刷在印花紙上,貼燒在白瓷上,現今世界各地的瓷器廠,都是運用此生產方法。

  「我1978年入行,轉眼四十年了!是不是為興趣?沒有特別去想,當時只為搵食,畫彩瓷日日有糧出,當時算很不錯!」譚志雄師傅是粵東最具資歷的老師傅,看他輕描淡寫執起筆來示範,足見功力之深。「以前我是畫電影海報的,後來入行,起初只幫手填色畫線,可能有一定美術根底,幾個月後便上手。」由於廣彩構圖繁複,起圖就全靠大師傅白手勾畫圖案,是故師傅是整個出品的靈魂。工序方面,首先是師傅們以「瓷黑」顏料手畫圖案線條,完成構圖後,會下放給徒弟負責「織填」,即上色並加上金彩。

  當時每位師傅都有自家的秘技,有些擅長畫雞,亦有專門畫魚,有些偏愛畫人,然而到了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粵東開始請師傅在紙上畫圖案,然後把構圖造成膠印,蓋印在瓷器白胎後生產,以增加生產效率。問譚志雄師傅多年來有甚麼圖案最深刻,他謂作品太多,沒有刻意記住,而且每次都是接到Order就做,「只要你有圖案,我就可以幫你畫到,不敢說像真度十足,但八成以上。」那在大師傅眼中,何謂一件好的作品?「首先線條要幼要滑,然後圖案要生動,就是這樣。」有否考慮收徒弟傳承手藝?「收徒沒有條件,來者不拒,只要你肯學,我就肯教,最大問題是沒人學,現在有一個後生徒弟,希望他將來可以畫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