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司朱經緯被控執勤時襲擊男途人造成對方身體受傷,昨日法官裁定罪名成立,判監三個月。對於今次案件及量刑,事前法律界及警政界有不同意見,結果判囚三個月,可見多名現任和前任警務處處長,以及高級警務人員的求情,作用似乎有限。今次判囚,反映了法庭對於武力行為,無論是警方還是參與示威遊行人士,都是傾向較重的懲罰。

  量刑傾向不寬待

  對於今次朱經緯案件,社會有不同意見,有不少建制派及警務人員同情他,甚至有人認為當中有無辜成分,提出判罪是基於有電視片段拍下他揮棍打向途人。有同情他的人認為,片段只看到現場實際情況的一部分,其他部分看不到。在案件中被打的途人有政治傾向,在此狀況下,罪名成立是否完全沒有合理疑點呢?另一邊廂卻有意見指出,從片段所見,被打的途人毫無攻擊動作,即使他有參與示威或作出其他行為,單從片段已可證明當時沒有需要使用武力。

  是否入罪,各人有不同觀點,多少涉及對警方使用武力的寬緊度,認為應該重判的人覺得,警務人員握有權力,對於使用權力,尤其是武力應非常克制及審慎。審理案件的法官似乎亦採取上述觀點。

  在判處罪成而未量刑前,從法官描述案件及對朱經緯的批評都頗嚴厲。當時外界已估計朱難免要入獄,最終判他入獄三個月,雖然辯護律師認為不算過重,支持他的警務人員仍覺刑罰相對沉重。

  執勤違法代價大

  今次朱經緯因臨退休前的執勤而被判入獄,無論他使用武力是否適當,始終是執行公職,結果遇上牢獄之災,付出的代價非常沉重,亦令人惋惜。

  佔領運動初期標榜和平、非暴力,最終演變成違法行為,暴力程度逐漸增加,後來慢慢引發旺角「鳩嗚團」等暴力事件。事發至今,先後有不少人因這些行動被檢控,當中包括建制及非建制派人士。建制之中以警務人員較多,包括七警及朱經緯。有人會因這些案例批評警隊,但無可否認警方在前線工作面臨極大壓力,當他們犯錯隨時變成刑事罪行,實際都有點被動和無奈。

  綜合而言,對於由社會抗爭觸發的違法暴力,法庭迄今的判決傾向,個別案件判刑標準可能有些參差,整體而言都是對這些違法行為加以懲處,以示不鼓勵。社會對警務人員的要求特別高,他們付出的代價往往較為沉重,有機會損毀大好前途,警務人員因此表示關注甚至不滿。這個處境令人關心,亦值得同情。

  主動被動易失控

  宏觀而言,香港是言論自由及寬鬆開放的地方,根本毋須用違法的方式表達訴求。所謂「違法達義」的說法,在挑戰法律之餘,釀成很多失控個案,最終令很多人自覺或不自覺、主動或被動地惹上官非,後果及代價大家亦已看到,希望吸取教訓後,大家可引以為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