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香港舞蹈教室開了一家又一家,表演、節目、課程和工作坊多不勝數,只是當代或現代舞蹈似乎不及芭蕾舞、街舞般受關注。不少人認為它抽象難明,對觀賞一小時多的表演感到吃力。明天(1月 5日)起舉行的第一屆《香港比舞》藝術節,銳意打破公眾對當代舞蹈的認知框架,通過多套本地及海外短篇當代舞演出,讓公眾重新認識其趣味之處。

  首屆《香港比舞》藝術節一共三天,藝術節總監楊春江(Daniel)從歐洲的舞蹈交流模式啟發,希望建立一個以香港為中心的亞洲舞蹈網絡,籌備逾兩年,聯合本地及海外的資源、創意和人才,培養新一代編舞家,給予好作品出頭的機會。Daniel分享,連同藝術發展局藝術組別(舞蹈)主席梅卓燕、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蹈中心總監黃建宏、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主管(舞蹈)陳頌瑛、香港舞蹈聯盟主席劉燕玲等重量級評審,挑選出2015年至2017年期間八套最值得欣賞、風格迥異的本地短篇作品,各約二十分鐘,演出模式像匯演,新觀眾於短時間內看畢一套表演,感覺較輕鬆自在,「編舞家亦通過實驗性舞蹈尋找當代舞的更多可能性。」同時,他邀請南韓NDA國際舞蹈節、日本福岡舞蹈藝穗節、日本當代舞蹈網絡及台灣「圓桌舞蹈計畫」,帶來精采的編舞創作,「舞」出火花並計畫每兩年一度「比舞」。

  「這也是一個獨特交換舞蹈平台,確保本土作品能夠於海外表演。例如對方帶來兩個舞蹈,便要挑選兩個本地舞蹈帶回其舞蹈節演出。」原來舞蹈界也有表演藝術的展銷會,策展人和舞團前往海外參展及推銷作品,即使現場有海外藝術團體感興趣,卻因多種考慮不能即時保證可「賣埠」,許多時候交易於展銷結束後不了了之,使資源沒有回報的保證,反而此新平台可以確保本土高質素的演出可以賣埠,既保障舞者的演出和生計,也增加交流的機會,提升本土當代舞蹈的水平。

  Daniel透露藝術節設置主題──「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方便大眾挑選合適的節目。主題源自電影《一代宗師》的經典對白,他認為武術與舞蹈同樣藉着肢體關心世界、關心人事。首天為「見自己」,矚目作品有新進編舞家曹德寶的《順》。名字顯柔情,實質富力量,編舞向李小龍致敬,融入武術、翻騰、拋接、巴西柔術、跆拳道、粵劇功架及中國文化,舞蹈中見套路,動足二十分鐘。「此作品是去年2月份的獨舞作品,今次是延續版本。這次總共有七人,其中四人沒舞蹈底子,有的是電影特技員等以肢體工作的專業人士。共通點是大家都靠肢體搵食,我們的身體就是表達自己的媒介,背後卻反映出每個人的詞彙不一樣,各具獨特風格。」為何是李小龍?「他的武術概念──人是無限,不會被形式限制,能夠攻擊人都能成為武器。我也覺得任何可以表達自己的技巧都是自己的舞蹈。」

  台北的陳逸恩帶來《不回家》作品,乃另一推介,「面對自我是人生永遠的課題,這個作品就是由不回家所面對的內在恐懼出發,在尋求生命有所改變,與未知的自己對決,最後找到真正自己。」舞者表演時戴上面具,穿上人們常穿的條紋和格子服飾,「希望更能貼近大眾,這也符合作品期望在常規生活中那些框架裏,找尋線條與線條中那些交錯的自己。」他曾離開穩定的職業舞團生活,尋求轉變,「生命中有許多無法言喻的事?那我們就跳舞吧!這是我創作的初衷。」他續分享:「『見自己』是每天都會遇見,也是最難處理的一個問題,我們常常在作品裏,反而能見到人心最真誠的答案,真實面對自我,我們才會見到還有甚麼是遮蔽着自己的,也才能朝向自己邁進。」

  至於「見天地」,不得不提李偉能的《回聲摺疊》獨舞表演,有別傳統的當代舞蹈由頭跳到尾,反而劇場味道濃厚,出現大量獨白,創作的目的是希望與公眾藉着劇場符號構成互動,建立關係,同時打破既有的認知,重新思索動作的意義,帶來舞蹈的新可能性,「由個人的角度出發,人與人之間的認知作媒介,即使我眼中的紅色未必等同你所想的紅色,但因為顏色的相同,成為共同溝通的語言,形成觀點,甚至反映大家如何看世界。」

  難得出現《香港比舞》藝術節,讓公眾有一平台認知當代舞蹈,對舞者來說是鼓舞的。曹德寶覺得現時一般市民觀賞的機會太少,「人們昔日認知芭蕾舞或音樂劇,因為覺得漂亮,現在了解街舞,因為覺得很有型,但未必知道當代舞是甚麼一回事,甚至一些藝術工作者也未必清楚。通過活動,我們發現原來舞蹈可以有深度,跳得很玄,不一定要深入了解。」他希望日後能把當代舞蹈的作品帶到更多地方演出,例如街上和學校表演,推廣開去。陳逸恩分享的台灣現況,或許是不少本地舞者心中的目標,「台灣的舞蹈、劇場的大小團隊不斷深耕校園、社區和戶外,希望建立更好的環境。當代舞蹈的觀眾群對於不同性質的演出,接受度還是高的。」

  是否因為普羅大眾因為不了解,便對當代舞蹈築起了高牆,認為難以親近呢?李偉能說,當代舞蹈雖然在香港的歷史較短,但在上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當代舞一度活躍,更有許多跨界演出,植根於流行文化中,好像劉德華等明星的演唱會,也是由當代舞者編舞,性質廣泛。小記想着,現今韓流偶像跳舞厲害,K-pop、Hip Hop外,當代舞蹈也受到重視,Wanna One的姜丹尼爾等紅星也曾修讀當代舞蹈,當代舞蹈其實早已滲進潮流文化中,年輕人不妨通過《香港比舞》,重新發掘當代舞的魅力,或許會發現它的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