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西九龍站實施「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獲全國人大常委通過後,又再向前邁進一步。反對陣營大力批評,只是社會反應繼續平靜,只待明年在立法會通過,「一地兩檢」可以落實,屆時可順利通車。

  正反陣營各自講

  人大常委會通過批准「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決定草案,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明言,「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決定草案,確認《安排》符合憲法及《基本法》。反對陣營的批評之聲不斷,當中包括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曾任立法會議員的梁家傑及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等,他們都是人權律師或民主派的法律界人士。他們炮轟的主要論據是「一地兩檢」沒有清晰法律基礎。雖然人大常委會及特區政府已引用《基本法》二十八條,他們仍然認為法律基礎不牢固。

  「一地兩檢」在現實上的好處,市民已經看到,反對陣營拋出其他方案如「兩地兩檢」,但始終未有更加好的替代方案,所以在具體運作上,社會上沒有太大反對聲音,故只能在理念及法制上作出批評。

  傑哥認無法推翻

  這些抽象的批評是否清楚明確,有時都令人難以肯定。例如戴啟思指特區政府與中央經過七年研討,仍未能為現行安排的法律基礎提供令人滿意的解釋,感到失望;梁家傑則指,香港法院要挑戰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是難過登天。一方面,戴啟思指「一地兩檢」欠缺法律基礎,另一方面,梁家傑則指推翻決定難比登天,大家聽起來有不理解,為何一件沒有法律基礎的事但難以推翻。

  簡單看反對陣營的說法,似乎是人大常委會有權力,所以不能推翻。事實上,香港的權力來自中國,法律條文需要人大解釋,非常合理。至於放諸在國際標準,很多過境安排都有越境執法協議,頗為常見。

  觀點永遠任人拗

  即使在法律層面,反對陣營除了不斷批評欠缺法律基礎外,但像戴啟思的團隊,一直沒有具體的反建議。特區政府提出三步走,經中港政府的立法機關引用《基本法》條文通過,這樣的程序,為政者認為足夠,反對者認為不足夠,質疑的基礎是甚麼呢?有沒有權威性的案例呢?至今聽來主要是批評者對《基本法》條文的演繹,這類爭拗就像絕大部分官司,控辯雙方一日不打上法庭,一日都只是一場口水戰。如果打上法庭,誰的演繹有權威性,答案已寫在牆上,所以從法理角度,梁家傑的「難過登天」論反而較為靠譜。

  正正因為如此,市民聽來聽去,亦聽不出所以然, 三步走正是要打造「一地兩檢」的法理基礎,從法律挑戰的風險,至今看不到明題漏洞,相信會在政府及建制派合力下得以通過。不贊成的非建制派則繼續反對,各說各話,但打官司無贏面,「一地兩檢」獲得通過的現實將難以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