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拍賣來說,2017年一定是豐收的一年。全年統計數字雖然尚未出籠,不過大部分秋拍已經結束,大局已定,加上達文西《救世主》的熱潮,藝術品的投資價值近日又成了熱門話題。

  近日與朋友閒談,不少人提到《救世主》究竟是否「癲」價、投資甚麼藝術品才穩賺、藝術品作為投資工具是否明智等問題,似乎受到今年藝術市場的好消息刺激,蠢蠢欲動,也問過筆者的意見。筆者並非財經專家,沒有資格提供甚麼投資建議,而且每人的能力和投資策略都不同。不過,藝術品有別於其他投資產品,它的稀有和不可取代性、文化傳承的歷史意義、精神文明的追求和美感都難以用金錢量度,只是覺得如果對藝術收藏沒有興趣,從中得不到任何精神上的滿足的話,就沒有必要投資藝術,在香港這樣一個金融中心,有無數的投資產品可以選擇,倒不如把錢投放在股票、基金或地產,也許更加適合。但是,假如大家對藝術品有興趣,同時希望自己的收藏可以保值,這個期望是合理的。當然我們必須明白藝術品就像任何投資工具,穩賺是沒有可能的。

  今年拍賣行情大漲,與全球經濟狀況有直接關係。藝術市場雖然有獨特之處,但不會完全脫離宏觀經濟環境因素。《救世主》在一片爭議聲中以逾三十五億港元成交,成為史上最昂貴的藝術拍品,或多或少是「水浸」有關,香港一名資深編輯兼財經博主在博客上寫道:「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藝術品市場出現大跌市,如果這幅達文西名畫在當年拍賣,我敢寫包單它不會賣到這個價錢。」博主這張「包單」其實是有依據。這兩年藝術拍賣屢創佳績與全球經濟環境好轉股票大升的時機是脗合的。2008年金融風暴打擊藝術市場,連當時風頭正盛的中國藝術也出現第一次逆轉,在秋拍上出現當代藝術「四大天王」的同類型作品以大幅低於同年春拍的價錢成交、全場成交率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冷清場面,到了2010年市場逐漸好轉,2015年又出現了一次調整,到了今年全面復甦。不過,今年雖然全球股票向好,道瓊斯指數屢創新高,根據內地雅昌網的「中國藝術市場拍賣調查報告」,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的總額依然沒有回到2010/2011年的高峰期。

  宏觀經濟環境對藝術投資有一定參考價值,但是藝術品的本質與股票不一樣,它是獨一和稀有的,每個人手上某公司的股票價值都一樣,只有入市價錢高低之別,而無真假優劣之分,但是一百張齊白石作品就有一百個價錢。而且藝術品不像股票流通,可以隨時自由買賣,大部分藝術品都不會多次出現在市場,像內地富商劉益謙前年以十三億港元買下的莫迪利亞尼油畫在私人藏家手裏數十年從未出現市場,對藏家來說能遇上這類稀世藝術品可以說是「現在或永不」,假如多過一個有實力的藏家志在必得,那麼就算整體經濟環境並不如今天有利,爭出高價也不出奇,至於是否價錢過高,誰說得準?對《救世主》的買家阿聯酋王子來說,一舉震驚全球,名留藝術史,並將作品放在國家博物館供人欣賞,這種滿足感也許已經值回票價。何況,價錢高低還得看藏家轉手時才可以定論。

  受惠於宏觀市場因素,拍賣行情看漲,吸引了不少藏家把握時機把藏品出售,所以今年拍賣會上的精品確實不少,其中一件讓賣家大賺的拍品是上月香港佳士得拍出的傅抱石《琵琶行》,這幅傅抱石1945年創作的作品曾是民初時期權傾朝野的孔祥熙家族舊藏,2010年首次出現拍賣會,以打破紀錄的七千多萬港元成交,當年是中國藝術品價格暴升的一年,許多評論都認為是天價了,沒想到短短七年升值了三倍,以兩億四千八百多萬港元成交。《琵琶行》這類佳作幾年內「重出江湖」是市場大熱推動的結果,買家可能覺得機會難逢,不想一再錯過。賣家當然高興,不過,這就回到上文提到的情況:假如賣家當時將同一筆錢投入股票市場,出售時候會賺得更多還是更少呢?

  幾年內賺幾倍的例子只是異數。像股票市場,雖然指數上揚帶動大部分股票價格暴升,落後大市的股票比比皆是,關鍵是公司的實力、業績和潛力,藝術品也一樣,《琵琶行》是傅抱石佳作之一,特別是畫中人的神態,簡直是神來之筆,加上曾為名人收藏,拍出高價也合理,否則大市如何熱絡也難以混水摸魚,其實市場愈好,愈多精品出現,劣品就更容易被比下去。而且就如股票市場有基金和大鱷炒作左右大市,藝術市場也一樣,不同類型藝術品輪流被吹捧,像十年前大熱的中國當代油畫,今天就顯得相當落寞,其中優秀的藝術家如方力鈞依然有叫座力,其他隨着熱潮價格水漲船高但水平甚低的早已被淘汰。所以,老生常談說一句:投資藝術品如何有好的回報,內裏的學問大矣!不過最基本是必須選擇優質的藝術品,而且先了解藝術市場的運作,因應自己的能力和興趣,一步一步建立自己的收藏和投資策略,不能因為短期市場大熱而誤以為藝術品必定升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