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又有驚人之舉,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令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解進程橫生枝節,甚至被巴勒斯坦形容為「死亡之吻」,勢必為中東局勢亂上加亂。

  特朗普早在競選期間已經預示會推行與前人不一樣的外交政策,就任不久即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還打算推翻與伊朗達成的限核協議,今次不顧盟國反對,履行競選承諾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國際秩序又再遭折騰。

  耶路撒冷是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地,極為敏感,二戰後聯合國同意在巴勒斯坦地區劃出土地供以色列立國,耶路撒冷由國際安排託管;不過,以色列在一九四八和六七年分階段佔領耶路撒冷西部和東部,並宣布以這個地方作為其「統一而永恆」的首都。

  美歷任總統避就耶城歸邊

  耶路撒冷地位一直是以巴和談的重要障礙,雙方都要以這裏為首都,並且無法達成東西分治的妥協。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在一九八〇年通過決議案,譴責以色列吞併東耶路撒冷,各國都把駐以色列大使館設在特拉維夫,避免在這場首都爭議上歸邊。

  不過,美國國會在親以色列勢力的影響下,在一九九五年通過《耶路撒冷使館法案》,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要求政府於當年五月底前在耶路撒冷設立大使館,但是容許總統基於國家安全利益考慮延遲,每六個月向國會通報。

  面對這個燙手山芋,歷任美國總統,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無論立場多偏向以色列,都採取拖字訣。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為了爭取在美國政治能量極強的親以色列勢力支持,承諾不再拖,現在付諸行動,並且事先知會巴勒斯坦和在中東及歐洲的盟友。

  還政治債卻損美國民安全

  中東局勢本來就混亂,現時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在也門打代理人戰爭,黎巴嫩又出現內亂危機,伊拉克和敍利亞歷經內戰未止,在對付了伊斯蘭國後又要面對庫爾克族要求立國的問題,沙特又牽頭封鎖卡塔爾。無論這些阿拉伯國家彼此之間有甚麼恩怨、利益和宗教衝突,他們有一個共同敵人,就是以色列。

  美國的中東政策盡力維謢以色列,阿拉伯世界覺得巴人飽受以色列欺凌,是中東一大亂源,當地反美意識高漲,是導致美國受到九一一恐怖主義襲擊的重要原因,這種仇美情緒於民間尤烈,導致中東親美政權難做,反美政權坐大,而且成為恐怖分子的重要無形武器。

  歷屆美國政府希望促成以巴和解,釜底抽薪解決中東仇美問題,既為促進和平,也為保障美國人的安全,故此在耶路撒冷這一關鍵問題上避免顯得太偏向以色列。特朗普今次觸動了這個平衡,大家卻看不見他換取到以色列在和談進展中作出甚麼讓步,令人覺得他只是實現競選承諾,鞏固其親以色列圈子中的支持度,是否以美國人利益作為優先,就很難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