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莽爸爸持鎅刀尋妻兒被警擊斃案,死因庭昨繼續研訊,裁判官何俊堯斥死者好友羅峻賢的妻子不負責任,質問她何故在死者遺孀向她討債時,反過來說些無謂的話語(即泄露死者的舊情史),間接釀成悲劇。法庭另傳召五名當日在場的警員和警長,包括開槍警員莊澤瑋、警長羅健豪,兩人均供稱曾在開槍前發出警示:「警察咪郁,否則開槍」。

  死者好友羅峻賢妻子蘇昕穎面對何官的指責,卻反駁指責死者的遺孀黃敏華亦應為事件負上責任,蘇指黃在面書公開追討欠款,還將她夫婦二人的資料公開,案發後黃向她發短訊,「點解你要俾你老公陪我老公去搵我,我老公流晒血」,蘇當時回應說「你唔好推卸責任」,「一早叫咗你返屋企」,何官質疑她為何要這樣回應,指事件不是羅借錢而引發,而是她向死者遺孀提及死者另有女友。

  共向死者開了兩槍的警員莊澤瑋指,他目擊死者右手高舉鎅刀、衝向其太太並以左手箍着她,而死者與她和女警員范家莉的距離只有約六厘米,當時他認為兩名女士有生命危險,為了保護她們免受威脅,才在分別警告下近距離(與死者相距約一米半)擊發兩槍。

  羅姓警長表示向死者擊發了一槍,他指當時只專注於死者及其太太身上,並沒留意到其他人拔槍的情況,又稱根據警方指引,當時狀況不容許他作出次等的武力應對,而因現場情況太嘈雜,他只聽見「放低刀、開槍」等字眼,但不清楚確實是誰所說。

  兩位開槍警員均稱是依警方指引、向死者當刻身體暴露最大面積、左肩膀位置開槍,惟閉路電視片段及大部分警員供詞都顯示死者頭部(眉心或太陽穴)流血。除了後來才到場支援的兩名警長外,其他作供警員均表示死者在挾持保安主管時曾情緒激動地說:「太太帶走了我八個月大的兒子、今日唔係我死就佢死」等語句。

  空姐黎善珩當日回家時目擊案發經過,她站在大廈門外約三至於四米,指聽不清楚警方有在開槍前發出警示;稱從她角度觀察,死者衝向黃的時候與黃尚有伸手不可及的距離。案件編號:死因研訊三四三——二〇一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