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土地問題有多嚴重?相信每一個行業、每一位市民都深感其苦,藝術也一樣,沒有親身經歷,還真的不知道有多苦!

  香港是國際主要藝術市場,西九文化區是全球造價最高的藝術項目之一,然而在這些光環下,要找一個大概一萬方呎、可以展出一百名藝術家的作品,而又方便觀眾的地方依然難過登天,從「老牌」的大會堂、藝術中心到較近期的元創方數一遍,也都不是理想場地,辛苦耕耘的藝術家或團體固然苦不堪言,資金雄厚如大型拍賣行相信也為了找場地頭痛,灣仔會展於是變成唯一選擇。

  會展不是不好,但是作為藝術展覽場地,它的配套與氛圍又是否最合適?不過在香港的畸形環境下選擇是奢侈的,能躋身會展已經是「萬幸」!聽說會展暫時不再接受藝術類別新租客申請,屬實的話真的有錢也沒辦法,後起之秀更只能望門興歎。進不了會展的拍賣行多移師酒店進行,五星級酒店當然有它的優勢,不過單從觀賞角度看效果就差強人意,像最近一個中環酒店內的拍賣預展,拍品質素其實不錯,可惜展品擺得七零八落,連專程運到香港為倫敦拍賣造勢的西方大師名畫,也只能放在大堂一角,旁邊掛了兩幅其他作品,毫不協調,結果被專家當場要求更換,頗為尷尬。

  政府直接或間接資助的場地供不應求,藝術團體唯有自己打算,各出其謀找場地贊助、做Pop-Up,加上一些慈善團體的資助,香港另類藝術空間倒是發展出幾個比較有趣的案例,例如保良局位於跑馬地的「V54年青藝術家駐留計畫」,以及香港歷史最久之一的藝術空間ParaSite。後者1996年成立至今舉辦過無數展覽、講座和駐留計畫等活動,前年從上環搬到鰂魚涌,地方由五百方呎擴展到三千方呎,以一個民間團體來說撐起這個規模真的稱得上是「奇葩」了!

  另一股比較強大的力量來自商界,特別是地產發展商近年頗為熱衷藝術項目,不過很多只是商場的推廣項目,水平不高,難成氣候,做得比較有聲有色的有新世界旗下的K11以及太古地產的ArtisTree。筆者曾在太古坊一帶工作,對太古的藝術項目印象相當不錯,而且不僅是ArtisTree,太古坊公眾地方的展覽也經常帶來驚喜。不經不覺,ArtisTree差不多成立了十年,共舉辦了一百六十多個本地與外國藝術家的項目,吸引了一百萬人次參觀,今年從原址搬到旁邊的大廈,面積共七千多方呎,加強了音響、地板和隔音設備以容納不同類型和規模的展覽和表演,6月重新開幕,請了多個國際團體表演,包括歌劇、舞蹈等。

  太古是香港的老牌英資大行,贊助香港藝術發展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根據發言人說,太古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贊助香港藝術節和香港管弦樂團,旗下物業多有藝術裝置,而重開的ArtisTree更是頗有野心地希望成為一個達到國際級的展覽場地,在場地設施、保安等方面可以承擔博物館級數的展覽。對於贊助的對象,ArtisTree的遴選標準是節目必須能融入社區,節目免費入場(除了純粹租用場地的項目,例如去年大熱的鬼才導演添布頓的個人作品回顧展),如果屬於表演類型項目就要求是首演。細看ArtisTree的展覽和節目清單,的確包涵了本港和海外團體,其中有比較資深的,也有新進藝術家。ArtisTree雖然沒有公開投資成本、維護與管理的開銷,不過,以鰂魚涌甲級寫字樓的市價,七千方呎地方的租金已經是驚人的數字了。

  對於一家私人公司來說,這種投入已經相當可觀,但要推動香港整體藝術,包括市場的發展,絕不能依靠商業或慈善機構的力量。內地和亞洲其他城市覬覦藝術市場這塊肥肉已經很久,紛紛舉辦大型博覽會招攬畫廊與收藏家。一位剛剛參加新加坡Affordable Art Fair回港的畫廊主人對場地讚不絕口,認為各樣配套比香港有過之而無不及。香港要持續發展,讓更多本地藝術家有參與市場的機會,政府責無旁貸,必須與藝術界更緊密合作,增加場地和其他資源,並摒除場地管理的官僚陋習,我們主要國際藝術市場的地位才可以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