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看藝術其實無分季節,不過,經過漫長酷熱的夏天,秋天總讓人心曠神怡。晃眼一年將盡,餘下的日子有甚麼驚喜?

  這個秋季,水墨似乎獨領風騷,兩個專注在水墨藝術的活動都值得大家留意。第一個西九M+展亭的《似重若輕:M+水墨藏品》展覽,另一個是今年最後一個大型博覽──第三屆《水墨藝博》,兩者都嘗試對傳統東方水墨藝術近代的發展進行探討,突出水墨藝術的多元性,包括創作理念、技術和表達手法。

  在《似重若輕》展覽中,六十多件展品包涵了中、日、韓,以至歐美四十二位藝術家的作品,除了繪畫和書法外還有裝置和影像,打破水墨僅是東方藝術和繪畫作品的想法,追溯一些亞洲地區以外藝術家過去幾十年從傳統水墨找到靈感,融入個別的文化藝術背景和個人經歷,形成一套獨特的藝術語言,像山水、石頭這些傳統水墨藝術中最常見的題材,經過不同文化藝術家的解讀、挑戰與實踐,呈現不同的面貌,像展覽中黎巴嫩裔美籍藝術家Etel Adnan以水墨寫美國加州的風景,筆觸輕快瀟灑,不拘一格,與傳統東方水墨山水既有寫意的共通點,卻又有完全不同的韻味。

  在水墨藝術的領域中,這批來自非亞洲地區的藝術家,可能大家覺得比較陌生,從他們的作品可以看到水墨「國際化」發展的軌迹。展覽也包括了大家熟悉的藝術家,例如「字迹、符號與筆劃」部分展出的台灣大師董陽孜的巨型書法作品,洋洋灑灑,筆力透紙,龍飛鳳舞於行雲流水間,既是漢字的原形,但以抽象的形態出現;同場展出內地藝術家徐冰最廣為人熟悉的作品《天書》。展覽是M+水墨收藏品的其中一部分,西九只聞樓梯響已經一段很長的時間,M+展亭在一片塵土飛揚的工地裏默默耕耘,總算讓大家在這段漫長等待的日子稍為有點安慰。

  《似重若輕》可以讓大家看到水墨藝術在過去半個世紀的發展,第三屆《水墨藝博》則可以看到目前水墨市場的趨勢。藝博已經是第三屆,號稱是全球第一個專注水墨的藝術博覽,今年約有五十家畫廊參展,暫時看到的畫廊名單都是行內比較熟悉的,主要來自香港、台灣和內地。去年博覽的現場頗為熱鬧,而且有灣仔會展的場地優勢,能夠展出較大型的作品,令人較有印象的是大型的水墨裝置項目,主辦方表示今年將繼續這個環節,並已邀得三家畫廊參加,香港的漢雅軒將展出書法家王冬齡的大型落地屏風,相信將是博覽的主要看點之一。

  如果大家跟筆者一樣對《似重若輕》展覽的徐冰作品感覺意猶未盡,咫尺之遙的澳門藝術博物館參觀《徐冰的文字》展覽應該可以滿足大家。現任內地中央美術院教授的徐冰自1989年創作《天書》以來,以他獨特的「偽漢字」製作的作品成為近代探討文字藝術與文化的最重要作品。似字又似圖像、像漢字但又完全把字解構重組的作品,演變到英文方塊字,讓徐冰得到了國際藝術界的重視。他的作品以不同角度探討文字與文化、文化與人類社會,以至傳統藝術符號的當代性,語言轉化的邏輯和方法,筆者覺得非常有趣而且富有挑戰,衝擊自己對文字的理解和看法。澳門的展覽除了可以一次看到徐冰多年的作品和一些草圖和資料,還有一個特別為展覽創作,以英文方塊字的方式,首次以葡萄牙文書寫居住澳門的葡萄牙詩人庇山耶的作品《中國琴》部分詩句。

  偷得浮生,去一趟昔日歐洲風情已被聲色犬馬代替的澳門,讀一讀這首徐冰筆下的詩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