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deTour》展覽舉行在即,今年規模更勝去年,為期十天的活動,將以「和糜」(Harmonious Chaos)為主題,展出超過二十組由香港及國際設計師創作的大型裝置藝術,並舉辦十個期間限定展覽、十多個講座、七十個以上工作坊,連同周邊活動和多場公眾導賞團,展現多界別無窮創意,散發公共藝術的新氣息,同時讓公眾立體地認識設計過程。今個周末,一於踏上這趟藝術之旅吧!

  今屆《deTour》以「和糜」(Harmonious Chaos)為題,策展人黃馨(Shin)分享這個源於想聚焦展示藝術家的「Creating Process」,立體呈現設計背後由混沌至和諧的心路歷程,「當時我想到每次做《deTour》的時候,經常把藝術品放大去看,卻發現一般人未必知道藝術家繁複的創作過程,甚至被疏忽了。這過程有經過自我審查和一些矛盾的階段,希望與大眾分享創作者的心路歷程。」

  《deTour》有多界別的藝術家參與其中,「在尋找藝術家時,希望找一些知名度較高和公眾比較熟悉的藝術家,再看是否有新的作品,或根據這主題產生新的想法而進行創作。」的確,展品的種類和風格多樣化,刺激五感體驗,光是看主辦單位推介的亮點展品便明白,分別有設計團隊Bloom創作十四米高的LED垂直懸掛燈飾牆裝置《合》、設計單位「好樹設計」以《Herbal Gas Lab》讓公眾以五感重新認識藥草,或是攝影師Tommy Fung呈現超現實的藝術相片,風格迥異,令人大開眼界。

  芸芸裝置中,會奏樂和吹泡泡的金屬銅球藝術裝置《1 I Zero》和玩聲效的神奇聲控織布機裝置《字織》,讓公眾由聲音近距離接觸藝術,產生互動性,展現出公共藝術「親民」的一面。《1 I Zero》由THStudio譚偉豪、謝宇軒及Mr. Hammers的徐啟軒三位年輕建築畢業生合作設計,由「1除以0=∞」數學定理象徵有無限的可能性,THStudio表示:「1及0代表着設計過程的抉擇。假如選擇0的放棄,可能換取到更多自由時間和休息時間,但卻失去了一個機會;假如選擇1,即踏出第一步,就有無限的可能性,之後的過程可能會遇到種種困難,但只要肯不斷嘗試,必定有機會成功。」作品與「和糜」相呼應。

  裝置外觀是一個讓銅球滾動的大型軌道,「我們以最傳統的方式,將設計實體化,由選料、接合、加工都親力親為,了解整個製作過程,非紙上談兵。」當銅球與軌道磨擦時產生不同聲響,同時啟動安裝在正面及背面的六組泡泡組件,發放兩種不同花香的泡泡,觀眾欣賞銅球時,享受嗅覺、觸覺、聲音和顏色等體驗。「作品運用了不同的物料來營造粗糙的視效,例如生鏽的鋼板、氧化的鋼皮和鋼筋,令人覺得鋼板是經過歷練,配合鋼筋與水泥,展現一種混沌的效果。在種種不同的感官中,帶出一種和而不同的感覺。」

  實驗性裝置《字織》,是一台聲控織布機,由Malina Dabrowska、Jasper Stevens、Martyna Marciniak、Eunice Tsang和Mario Bobbio多位設計師合作創作,銳意把科技結合傳統紡織工藝,公眾只須對着編織機說話,裝置便會把聲音化作編織動作。團隊指:「製作一台全自動的織布機是非常複雜的事情,要準確地執行每個同樣動作,花了近三百次去改良,亦用上數星期進行測試、修改、編織和數碼編寫至完美。幸而,在設計過程中,我們發現了Marvar一個公開資源《Circular Knitic Project》,把它應用於我們的設計中,作為製造機械的基礎藍圖。這亦表現出藝術之間的『合作性』。」每位參與的公眾各自帶來不同的編織,看似混雜無章,卻織出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令人聯想到着重自由的Saori編織,把個人的感性、個性和故事互相交織。「在編織的行為中,毛線和諧地進出,形成獨特的圖案,這亦是集結了不同人的想法。我們希望藉着機器反映我們現實世界的縮影,社會由許多不同的聲音組成,要知道如果每個人只擁有同一個思想、說同樣的話,這會是一個多麼苦悶的世界!」

  按元創方的統計,去年參加《deTour》的公眾約十一萬人,未計算其他同期活動在內。Shin說:「相對四至五年前已進步很多,每一年來看《deTour》的公眾不斷增加,是一個正面的迴響。」她續分享《deTour》最大目標是在這個十天的藝術旅程中,啟發香港人把創意思維融入日常生活中,「不同層面的公眾來玩、聽講座、參與工作坊時,希望他們近距離認識藝術家的思想,懂得用不同角度去看人、事和物,感染更多人喜歡創意這回事,以創意思維去過他們的生活及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