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何鳳蓮(Chloe)在《昇華》第一階段的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走了一圈,除了擺放VR作品的小房間,另一個最吸引筆者的展覽角落,是她的「工作室」,她闢出一個小空間,跟着自己的工作室布置,畫具、畫作一地都是,卻比外面井井有條、陳設有序的展覽空間,更有親切感,她笑言就是想讓觀眾走進她的工作室裏,看看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平時是怎樣創作的。「我有時就這樣把畫布放在地上揮筆,所以工作室的地上總是五顏六色,就像這個。」在這個「工作室」,筆者看到的Chloe,是一個率性隨意、意念澎湃的藝術家。

  何鳳蓮(Chloe)是商業電台創辦人何佐芝孫女,中美混血兒,早年於加州Mills College完成學業,在校師從美籍華裔當代藝術家劉虹,以及美國藝術歷史學家、評論家Moira Roth。坦言受中國藝術影響甚深的她,在展覽中帶來一系列當代水墨藝術作品,展場所見,她以一種當代方法,詮釋傳統繪畫概念,也不乏水墨和壓克力顏料混在一起的畫面,好像《完美結合》,自有諧和平衡的美感在其中,而筆者覺得該作在結構上和空間感上,顯得中國畫味道更濃。「或許我的內在更『中國』吧。」展場中也有她的山水畫,好像《墨水噴發》,筆者認出了那虛虛實實的山的形態,貫穿其中的澎湃紅彩,宛如火山爆發,也像洶湧瀑布,此畫能看出她那翻騰的情感表達。

  除了紅與黑,其他畫面亦有啡色,如《無量》,她笑稱那是咖啡來的,「當我繪畫時,我飲許多咖啡!藝術是能量,咖啡也是液態的能量。」亦有藍色塗在不少畫作中,《山之歌》便是一例,也包括很搶眼、猶如一雙藍色翅膀的《泉源》。「我喜歡把自然景觀、抽象、具象放在一起。你不必三選一,看到景觀就是景觀,看到抽象就是抽象,沒所謂。」

  原來VR作品是畫廊的提議,她躍躍欲試,便交出VR創作初體驗。筆者戴上VR眼罩,經歷了一場宇宙星河漫遊。「作為藝術家,總想挑戰自己。我很想做關於維度的創作,平面、立體以外,還有甚麼?我想做一些完全不真實的作品。」

  《昇華》分為三個階段進行,首部曲已於十一月初在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展出完畢,接下來是3812 Gallery的展覽,十二月舉行的《水墨藝博Ink Asia 2017》,Chloe的系列畫作也將展出。由於展場空間不同,包氏畫廊與3812 Gallery展出的作品也有異,後者將是前者的精選版本,惟執筆時主辦方和藝術家尚未敲定展出名單。

  Chloe一九九七年在《時代》雜誌兒童繪畫比賽中勝出,畫作躍上雜誌特別版明信片,她畫的正正是香港景觀,也曾在中國會首次展出作品。她約於二〇一〇年回流香港生活,視香港為創作基地,儘管她不認為在香港當一個藝術家容易過活,尤其是這裏房租物價那麼高,「許多藝術家可能要做一份、兩份、三份工作,還要兼顧做藝術才行。」不過,她覺得香港當代藝術氣氛愈來愈濃,機會也愈來愈多,對比早年在香港所見所聞相差甚遠,「那時還沒有《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國際大型畫廊香港分部也沒現在那麼多。」眾多香港藝術家中,她特別提到王無邪,並讚不絕口,「他是大師,厲害得不得了,但為人很謙虛、很真誠。」

  覺得自己是香港還是美國藝術家?她有點猶豫。「很難說,我媽媽是美國人,我講英文,我的樣貌像西方人……我會說自己是國際性香港藝術家(International Hong Kong Artist),事實上香港藝術家在國際上很活躍。」縱然她的創作又中又西,她只想簡單做自己,直接表達個人情感與想法。「個人性很重要,我不會告訴觀眾這是甚麼,也不覺得創作是我的工作,即使觀眾未必掌握那件作品是怎樣的,卻覺得很特別,很有那個藝術家的感覺,那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