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本年度科幻電影巨著《銀翼殺手2049》上周開畫,把原著小說Philip K. Dick的《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和搬上銀幕的「Blade Runner」電影系列,所觸及的複製人命題,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觀眾警示和詰問,銀翼科幻配樂也再度奏響。

  一九八二年,憑《異形》首集(一九七九年)聲名鵲起的列尼史葛,拍出另一科幻奇片《2020》(台譯《銀翼殺手》),當時票房不怎麼了,但隨着後來影迷、影評人的多番詮釋和解讀,以及其對黑色科幻電影的開創性、對後來科幻片的影響,該片早已被譽為科幻先驅,昂然登上殿堂。近年列尼史葛的大名在電影界不絕於耳,親手執導兩部《異形》前傳《普羅米修斯》、《異形:聖約》都引起熱話,由麥迪文主演的《火星任務》也有好票房,今天還有《銀翼殺手2049》,但導演之棒交予《天煞異降》導演丹尼斯維爾諾夫,列尼史葛只任監製一角,也無損影迷的期待度。

  顧名思義,《銀翼殺手2049》是《2020》二十九年後的故事,把舊型號複製人「退役」(即殺掉)的「銀翼殺手」主角,由戴克(夏里遜福飾)換上K(賴恩高斯寧飾),跟前作的戴克要觀眾猜度是否複製人不一樣,K毫無懸念就是新型號複製人,除了冷面又冷漠之外,他似乎都擁有人類的七情六欲(愛上虛擬人形樂兒;對自己和未來滿有憧憬;發現自己不是「The One」後失落、激動、憤怒等等),於《銀翼殺手2049》裏複製人跟人類的分野已經很模糊了,他們渴望自由,起義革命,是順理成章多於劇情所需。作為《2020》「粉絲」的丹尼斯維爾諾夫,讓《銀翼殺手2049》繼承了黑色電影味道,許多伏筆都呼應指涉前作,加上攝影指導、美術指導的匠心布局,《2020》迷應該收貨吧。

  有人說,科幻片配樂一是非常前衞,一是非常復古。前者很容易理解,華麗而冷感的音色就對了,後者又怎麼說呢?在人類的想像中,於科幻電影的呈現裏,未來世界景觀不一定就是井然有條、几潔明麗、充滿劃時代感的怪奇建築,也有反烏托邦式、Cyberpunk式的頹廢世界,人類的生活環境可能比現代更復古(也更苦),又因為受到嚴重空氣、環境污染和自然災害日積月累的蠶食,甚至漫天遍地滿目瘡痍。

  就好像《銀翼殺手2049》/《2020》的世界觀,無論是二〇二〇年(離今天不遠矣)還是二〇四九年,片中許多地方都是頹廢不堪的景致,《銀翼殺手2049》有不少廢墟與頹垣敗瓦,環境也污染不堪,經常下着大雨,遍地濕漉漉的,到處黑沉沉的,也時有能見度低的大漠風沙,予人不舒服之感。

  為列尼史葛一九八二年《2020》配樂的希臘音樂家Vangelis,除了在片中寫下充滿疏離感的音符(《Memories of Green》),還築起浪漫綺麗的電子音牆,好像《Blush Respons》、《Blade Runner Blues》、《Blade Runner(End Titles)》等等,都有濃郁的電子合成器味道,《One More Kiss, Dear》根本就像一首老歌,《Tales of the Future》、《Damask Rose》都有異國風情和神秘色彩,《Rachel's Song》亦有一抹太空歌劇的淒美。樂迷會發現,電子音樂跟科幻電影本來就是一雙一對的。

  《銀翼殺手2049》的配樂本來由冰島作曲家Jóhann Jóhannsson負責,他後來退出,由Hans Zimmer和Benjamin Wallfisch接手,他們銳意讓《銀翼殺手2049》多添驚心動魄(《2049》、《Flight to LAPD》、《Pilot》、《Hijack》等等)和鬼聲鬼氣效果(《Wallace》配合Wallace的登場,輕而易舉地把他塑造成陰險大惡人;《Sea Wall》凌厲鼓聲如亂七八糟的心跳脈動),也正因如此,筆者的確在觀影時感受到猶如欣賞懸疑、驚慄,甚至恐怖片的情緒,生怕甚麼驚異駭人、可怖凶險會忽然降臨,這些聽覺刺激感,大概有讓節奏緩慢的電影氣氛「看」起來緊湊一點點。

  而電子合成器、電子音樂仍是配樂主調,承接了《2020》的音色,也有Ambient環境音樂的向度,好像《Sapper's Tree》就有靈性、梵音色彩,映照未來/末世裏歸隱田園的複製人Sapper那個「世外桃源」;《Joi》以神秘又奇幻的駕勢迎來虛擬人形樂兒。這種Ambient音樂,讓《銀翼殺手2049》聽起來不比《2020》流行易入口。

  《銀翼殺手2049》也有多首舊曲,Frank Sinatra的《Summer Wind》和《One For My Baby(And One More For the Road)》、「貓王」Elvis Presley的《Suspicious Minds》,還有後者與The Jordanaires合唱的《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都是經典,在全片的電音氛圍裏,起了畫龍點睛的驚喜效果,也跟《2020》的懷舊復古風,戲味一致。

  配樂有營造、推進劇情的作用,《銀翼殺手2049》複製人比人類更人類?片尾曲《Almost Human》似有回應(放在片尾是結案陳詞?),還有美國九十後歌姬Lauren Daigle演繹,適時加進實感。複製人,是人不是人?看着老戴克隔着透明幕牆探望女兒時,既心痛又愉悅,觀眾心情之複雜大概跟戴克一樣,也顯然「複製」不來──然而,做人有那麼好?Almost Human或許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