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第一場市長辯論氣氛激烈,台上候選人針鋒相對之外,台下也群情洶湧,叫喊謾罵不絕,主持人甚至要把其中一名惹事觀眾趕走。

綜合《每日新聞》及CBS紐約報道,市長白思豪面對兩名對手共和黨候選人馬里奧及獨立候選人迪亞托的聯手挑戰,辯論前曾經揚言會化身為「狂人」的迪亞托,更向白思豪下戰書,挑戰對方跟他一同在雷克斯島監獄住上兩晚,並且叫白思豪的花名「巨鳥」。

迪亞托又挑起之前的惹火爭議,再次提及一名非裔法官跟白思豪的妻子外貌相似,重申只是覺得二人的眼睛和微笑有點像,並叫白思豪要「放輕鬆一點」。但白思豪就反駁說,「如果你以為一位法官會因性別及膚色作出決定,那麼你跟特朗普沒有兩樣。」

馬里奧則提及地方上的問題,當中包括譴責市長與房地產公司的關係,令他被捲及聯邦涉貪調查的風波。她說,「我們首要工作就是終止市政廳的貪腐,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選出具有道德要求的官員。」這時迪亞托也趁機摻上一腳,提及白思豪要納稅人為他支付調查律師費的爭議。

在辯論期間,白思豪大部分時間無視迪亞托的攻擊,並主力批評馬里奧,質問她是否真的覺得特朗普當選總統,對紐約市來說是一件好事。但馬里奧未有正面回答,「你對州長柯謨也曾問過相同的問題。如果我對總統或黨內任何人不同意時,我就會直接說出來。」

台上針鋒相對之際,台下觀眾也情緒激動,人群之中有人大叫要把白思豪收入監獄,結果被主持人趕出現場。而馬里奧則趁這機會繼續向白思豪開火,批評他打算在紐約市內興建新監獄,但卻錯誤地把4間監獄說成5間,結果被白思豪反咬一口。

此外,馬里奧也批評白思豪未能處理遊民危機,指責市府租用昂貴酒店來收容遊民的做法不妥。白思豪指出,任內把超過6萬遊民安置在收容所,並且提供法援及其他服務。而且他正推動把遊民原區安置,讓他們可以盡快投入正常生活。

對於地鐵服務的問題,馬里奧及迪亞托同聲表示,市府應該響應州府的呼籲,向大都會捷運局(MTA)提供資金。馬里奧更強調,她會好好跟柯謨合作並解決問題,更向白思豪下戰書說,「你是否怕了州長?」引起了現場一片歡呼聲和噓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