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白色交替的格紋地磚、夜總會招牌、舊式收音機……到處都散發上世紀五十、六十年代老香港的氣息。這家復古餐廳,中午是冰室,飲奶茶賣茶餐,晚上變成吃雞煲的港式火鍋店,如此靈活有創意,重現的又何止昔日的環境?

  「為甚麼取名火水爐?很簡單,因為一聽便知道是哪個年代的東西。」老闆Alex笑說。火水爐是從前家中煮食的爐頭,隨年代轉變,逐漸被煤氣爐所取代,是五十、六十後的集體回憶。由於是樓上鋪,地下入口設計成戲院售票處,連等位紙都找專人設計,十足十戲票一樣。二樓用餐區由裝飾品區分不同主題,包括後巷、夜總會、當鋪等。「餐廳每一處都花過心思設計,例如一些仿製電影海報,特意找從前畫電影畫報的老師傅幫手,特別繪上餐牌的食物。」Alex向我介紹不同的裝飾品,包括放在門口當眼位置的霓紅燈招牌「押」,亦是真實的古董。

  原以為來到這兒,只是感受環境氣氛,對食物沒抱太大期望,因為大部分都是普通茶餐,如公仔麵、炸雞髀及漢堡包等。細看餐牌,飲品還有點驚喜,重現舊冰室的黑牛、白牛、雪糕紅豆冰等,我充滿疑惑地看着Alex點的飲品,一罐未開的忌廉汽水跟鮮奶,附加一隻空杯,他解釋道:「這是從前冰室常見的忌廉溝鮮奶,先倒入忌廉汽水,再加入牛奶。」我本不喜牛奶的腥味,但兩者拌均以後,竟有點像韓國的有氣飲品,牛奶味不算突出,味道尚可接受。

  這時阿華田脆脆多士上枱,金黃香脆的西多士,上面鋪滿可口脆脆跟煉奶,「邪惡」至極,卻令我捨不得放下刀叉。這時身旁又多了一碗公仔麵,「不要小看這碗沙嗲牛公仔麵,我們是選用本地鮮牛肉製成。」他自信道來。淺啡色的沙嗲醬,蓋上一片片粉紅嬌嫩牛肉,可惜沙嗲醬略嫌不夠濃味,不過麵底煮得彈牙,而且分量十足,在旺角賣三十八元一碗便變得合理。

  偷看到鄰座柯打的漢堡包,雖然賣相看似平平無奇,卻吃得津津有味,「漢堡扒用免治牛肉混合豬肉而成,最特別是中間那層沙律醬,甜甜的,是從前那種味道,現在很難找到。」眼見身旁的攝影師笑着認同,我大口吃着,簡單得來卻特別滋味。

  轉眼到了晚上,夥計們將火鍋用具拿出來,「這個邊爐鍋是訂造的,半圓形便不會讓食物黏底了。」Alex指晚上只提供一款火鍋套餐,按人數增加分量,先吃雞煲再打邊爐,食材算有誠意,除了葱味鮑魚、海鮮拼盤、手切肥牛,其他配料亦是任食。餐廳雖不至於將從前食物做得十全十美,但起碼還原了七、八成,環境亦費盡心思,下次不妨帶同家人前往,與他們一起想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