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甚麼「主義」,免不了有學術、歷史和社會環境的背景,容易變成一種似是而非甚至有點濫情的標籤,「女性主義」(Feminism)也不例外。

  「你認為自己是女性主義者嗎?」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行政總監孟淑娟回答得非常謹慎:「可以說是,但是如果你兩年前問我我會回答不是。我當然支持爭取維護女性權益,可是女性主義的定義是甚麼呢?這種稱號似乎包含太多包袱。不過看到過去兩年國際上發生的事情令我改變了。」孟淑娟在美國生活多年,也許對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各種基於候選人性別的攻擊有很深的感受吧。她曾在美國華人博物館工作,根據她的經驗,她認為美國藝術界對女性藝術家的關注是否足夠?亞裔女性藝術家又會否面對雙重的壓力?

  「國際藝術界對女性藝術家或從業員的關注的確不足夠,目前有些行業已經對公司管理層男性女性的比例作出一些規定,但藝術界並沒有,無論在展覽的機會和討論方面,女性藝術家依然是少數,這情況似乎在許多地方都一樣。」基於這個信念,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將舉辦二十世紀中國女藝術家系列,第一個展覽是傳奇畫家方召麐的水墨展,名為《道無盡》,展出超過六十件作品,除了原創作品外還有個人物品如照片和獎狀等。方召麐可以說是二十世紀中國新女性的代表人物之一,勇於追求自己的理想,發展自己的事業,負笈英國,先後師從趙少昂、張大千兩位大師,兒女也各有成就,在超過半世紀前的中國人社會,實在不簡單,可說是現代職業女性的先鋒!也許正是她的經歷,方召麐的作品有別於一般閨閣情懷,恢宏大度,特別是山水風景,另一方面描繪人物與生活的作品又充滿古樸的童趣。

  說起方召麐,孟淑娟似乎與她頗有淵源:「我第一次看到方召麐的作品是多年前在美國亞洲美術館,是她在美國的第一個個展,當時我看到只是覺得很喜歡展品,後來才知道是方召麐的作品,一位中國女藝術家能夠在美國舉行個人展覽,相當不容易,令我留下很深印象。」

  藝術界是否真的「重男輕女」?還是所謂女性主義者誇大其詞?大家不妨看一些客觀的數據:根據美國的National Museum of Women in the Arts的統計數字,目前國際視覺藝術家中百分之五十一是女性,不過,在倫敦,百分之七十八的畫廊代表男性藝術家的比例高於女性,只有百分之五的畫廊比例是平均的。2010年英國的一項調查顯示,倫敦Tate現代美術館展覽中男性藝術家佔的比例高達百分之八十三!根據去年全球藝術拍賣成交價,身價最高的一百個藝術家中,只有兩位是女性,嚴重失衡。女性藝術家得不到關注,恐怕是誰也不能否認的事實。

  要改變社會一些根深柢固的觀念和制度談何容易,也不是一家非牟利、依靠贊助的機構如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可以一力承擔,不過一步一步來,總會有成績。繼方召麐後,該會計畫舉辦潘玉良的展覽,孟淑娟笑說目前還沒找到贊助商,希望很快可以有好消息宣布。在這裏衷心希望亞洲協會能成事,讓我們有機會更加了解這一代對中國現代藝術發展有莫大貢獻、不讓鬚眉的女性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