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橫渡非洲》的作者是兩夫婦,旅遊是為了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打開本書前你先有心理準備,這不是「Yeah」的吃喝玩樂幾天遊指南,還要帶點重口味刺激!

  去非洲真酷!作者的朋友如此好奇搭訕。也許他年輕吧,早於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已經興起非洲熱,當年有部電影名為《獅子與我》(《Born Free》/1966年),同名流行曲被唱到街知巷聞。「生而自由,重返大自然」這種情懷只有在非洲可以找到,亦只有非洲才可以有如此溫馨的原野故事,於是大家都萌起到非洲一遊的意念,之不過,此風只在歐美先行,香港嘛,當年去日本東京七日遊的已屬高級中產,富豪才有資格去巴黎,非洲留給我們的鄰居親戚——內地人去!

  內地真的那麼潮嗎?真的,始自上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就致力拓展非洲外交,小時候行過「大陸銀行」(當時市民對中資銀行的叫法),有一個玻璃櫥窗,展出大大張新聞圖片(澳門好像還有這種歷史文明遺產),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宣傳又宣傳的中國技術與資金援助的坦贊鐵路。筆者也就路過這條經典鐵路的其中一國──贊比亞。有了這條鐵路,贊比亞這個內陸國家就有出海的通道。

  1963年,已故總理周恩來首訪非洲十國,對於被國際孤立已久的中國而言,非洲是中國的最好朋友,於是乎我從小就從那個「大陸銀行」櫥窗認識不少非洲的國家名字,還記得有個博茨瓦納的國家,一張當地農民載歌載舞的新聞圖片,還印在我腦海之中。

  半個世紀前,內地人就常到非洲,但不是為了個人遊旅行,也不是為了找獅子做保育,而是到非洲進行援助建設。以我直覺的想,身為中國人,又或者是中國的香港人,今時今日去非洲旅遊,應該冇難度,起碼都會畀幾分薄面吧,不過,書中兩位作者的非洲經歷不如想像中的好。第一章的標題是《極度惶恐》,因為首站到莫三比克,就遇到入境的刁難,這也算了吧,當年周總理訪問十國沒有莫三比克的分兒,誰知作者去到馬拉維也有入境難題。須知道,這個在坦桑尼亞與贊比亞的非洲內陸國家,也是坦贊鐵路的受惠者,香港特區護照幫不了忙,有勞作者致電當地中國領事館求助。結果都是「一嚿雲」,最後發給一張「行街紙」作臨時入境。如此種種,非洲不但有獅子,某些國家的入境把關人也猛於虎也,幾番幾乎成為作者倆的「攔路虎」!

  小小苦楚等於激勵,選擇早知不會是安定平靜的非洲之旅,作者倆不就是有歷奇探險的心理準備嗎?他們把入境不愉快經歷與大家分享,看來不是甚麼投訴,而是有心讓準備去非洲歷險朋友,作個溫馨提示,對此我要由衷的給銀仔、銀太一人一個Like!

   作者倆去到我很熟悉但從未去過的博茨瓦納,往國家公園觀賞野生動物。正如前文所說,去非洲看不到獅子,等如去東京沒有Shopping一樣,即是白去。好戲終於在這個野生遊出現,不是一隻而是一群,還見到獅子王和小獅子,夠幸運了吧!真的,作者倆好運到所乘坐的吉普車,在看完獅子後離開之時,右邊車胎陷入沙地,愈陷愈深,作者倆意外地,或可說幸運地,經歷一次畢生難忘的真人版「獅子與我」,究竟作者倆如何脫險?先賣個關子,精采答案待你去書局找。

  作者倆遊最後一個國家是有「西南非」之稱的納米比亞,結果又是一場入境鬧劇。香港入境事務處網頁的免簽證國家列表中,納米比亞在其中,誰知去到見到入境職員,又是另一個說法︰「China, Hong Kong is China, You need a visa!」即是香港是中國一部分,中國要簽證,所以中國的香港不能免簽證。結果還是職員的上司有見識,筆者估計他能指出香港和中國護照的分別,所以放行。不過也夠奇怪,香港的面子在非洲某些國家原來比中國還要大,這是真的嗎?

   書中最恐怖一幕在最後部分出現,標題為《暗藏殺機》,以為作者倆遇到恐怖分子綁架危機,殊不知是在萬里之外的納米比亞,遇上類似《射鵰英雄傳》的大場面,他們在露營時見到無數蜈蚣從四面八方湧出。作者倆以為非洲都有西毒歐陽鋒,擺出如此「毒」的陣勢招呼他們。再不然,難道是天災的先兆?

   夠驚險刺激嗎?如果你覺得已經被非洲的重口味感覺吸引了,應該買本書作參考,然後Plan一下你的非洲遊,保證你不會失望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