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軍委委員卸任,四個軍隊高級崗位連帶調整)

為了弄明白最近的軍方高級將領調整,政知圈和同事們製作了N個表格。原因很簡單,這些人事變動牽涉方方面面。



例如今天(9月13日),在政知圈的兄弟公號政知見《中央軍委15個部門,半數有主官調整》一文推送幾個小時後,媒體披露: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軍委改革和編製辦主任秦生祥調任海軍政委。

此前不久,海軍原政委苗華剛剛調任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

這一調整,就涉及了四個崗位: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軍委改革和編製辦主任、海軍政委和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

第16位主任

都知道辦公廳是各大機構的中樞機關,承擔著秘書、機要、調研、協調乃至後勤服務,是直接協助、服務保障領導人的核心部門。

我國現有五大正國級機構,即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軍委,其中前四大機構辦公廳負責人都由黨和國家領導人兼任,軍委辦公廳較為不同。

新中國成立以後一個月,軍方指揮機構設立辦公廳,1954年改稱軍委辦公廳同時兼國防部辦公廳,此後機構略有變化。根據媒體披露,軍改前的辦公廳主任,編製規格是正軍級,不過通常高配為副大軍區級。

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軍委辦公廳職能已經逐步擴充。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軍委辦公廳。

2016年1月份,軍媒披露,經過調整改革,“軍委辦公廳職能任務有了進一步拓展”。

此番調離的秦生祥,便是親身經曆軍委辦公廳職能拓展的一把手。也是新中國成立至今第16位軍委辦公廳主任。

秦生祥1957年生人,今年60整。從2012年12月至今,執掌軍委辦公廳將近五年時間。

這五年,軍委辦公廳經曆職能拓展,他本人也得以晉升——2015年7月升為中將軍銜。

秦生祥的前任是王冠中,他離開辦公廳崗位升任副總參謀長時是少將,後來才與秦生祥同批晉升中將。

政知圈注意到,接連三任軍委辦公廳主任,都與政治工作部門頗有淵源。2003年至2008年擔任軍委辦公廳主任的賈廷安,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在軍委辦公廳工作,直至成為主任。他的下一站是總政治部副主任,軍改後任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王冠中在調進軍委辦公廳之前,也曾在原總政治部工作過;秦生祥在成為軍委辦公廳主任前,曾擔任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等職。

海軍率先“雙換”

隨著秦生祥到公主墳履新,海軍也因此成為目前唯一“雙換”的軍兵種。

所謂“雙換”,指的是司令員、政委雙雙調整。

今年年初,南海艦隊司令員沈金龍調進海軍大院,接替吳勝利出任海軍司令員一職。七個多月後,政委易人。

根據公開報道整理

時至今日,海軍共有9任司令員,而政委調整則要更為頻繁一些。

秦生祥是第12位海軍政委,進入新世紀後,共有5位海軍政委。

秦生祥的前任苗華從2014年12月到2017年9月擔任此職,去職後他調任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任主任。

2008年至2014年間,擔任海軍政委的是劉曉江,此前10年他一直為海軍副政委,可以說有著豐富的工作經驗,也是海軍“自己的”干部。不過離開海軍後他沒有別的調任,在十二屆全國人大擔任外事委副主任。

劉曉江之前還有兩位海軍政委,分別是1995年至2003年擔任此職的楊懷慶和2003年至2008年的胡彥林。

胡彥林可以說一直都從事政治委員方面的工作。不過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之前,一直在空軍,他於1993年12月開始擔任海軍政治部主任,10年後升任海軍政委。隨後也是到人大工作。

楊懷慶從工作之初就在海軍,同時一直從事政治委員方面的工作。擔任海軍政委期間,他晉升上將軍銜。楊懷慶已於2012年因病醫治無效逝世,享年74歲。

低調和重要

人事調整往往是有連帶效應,例如此番由於張陽去職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於是海軍原政委苗華履新;然後秦生祥接替苗華的海軍職務,而秦生祥原來的職務又將迎來新人。

秦生祥此番卸任的,應是兩個職務,除了軍委辦公廳主任以外,還有改革和編製辦主任一職。

政知圈注意到,軍委15個部門可以分為三類,一類是包括辦公廳、政治工作部在內的7個部(辦);一類是政法委、紀委、科技委這3委;一類是包括改革和編製辦在內的5個直屬機構。

雖然承擔重要的改革職能,但改革和編製辦在公開報道中相當低調。早前在2016年4月,署名為中央軍委改革和編製辦公室副主任的何仁學曾在《解放軍報》撰文,稱本次軍改“使軍委機關真正成為軍委的參謀機關、執行機關、服務機關”。這也是較早以該機構官員名義發聲的一次。

而軍委政治工作部則很不一樣,這個履行全軍黨的建設、組織工作、政治教育和軍事人力資源管理等職能的重要部門,常常出現在公開報道里,政治工作部首任主官也由中央軍委委員兼任。無怪乎此次調整,能引起包括政知君在內的群眾的高度關注。

來源: 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