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紐省犯罪統計及研究局(NSW Bureau of Crime Statistics and Research)向《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獨家披露的數據顯示,雪梨西區和西南區一直是罪案溫床。

在2011至2017年三月期間,雪梨錄得最多入屋爆竊案的十個地區全部位於西區和西南區,

單在霹靂鎮(Blacktown)就錄得1,400宗。緊隨的是利物浦(Liverpool)、巴拉瑪打(Parramatta)及史卓菲(Strathfield),分別錄得1,000宗。數據又列出最多罪犯和嫌疑犯居住的20個地區,但上述地區均不在名單之上。報道指,入屋爆竊案的疑犯普遍住在西區Airds、Bidwell和Macquarie Fields。

在相同的6年間,雪梨的高尚住宅區治安相對良好。東區屈臣氏灣(Watson’s Bay)和La Perouse,北岸的Middle Cove和威樂比(Willoughby),各錄得少於20宗入屋爆竊案。

澳紐犯罪學協會(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Society of Criminology)前任會長及法律學者薩爾(Rick Sarre)稱,「賊人不會選擇安裝了防盜警報器的房子,這等於富人可以得到保障,窮人則未必。」

至於汽車失竊案,大部分同樣發生在西區。單在賓士鎮(Bankstown)就錄得991宗舉報和相關拘捕。緊隨之後的是霹靂鎮、利物浦、Penrith和奧本(Auburn)。

全國減低汽車失竊委員會(National Motor Vehicle Theft Reduction Council)的數據顯示,過半的失車本來停泊家中。而在十大失車型號當中,荷頓(Holden)金滿多(Commodore)的車款佔了五席。委員會指出,四分三的汽車失竊都是屬於「短期性」(short-term),大部分被用作娛樂或其他犯罪用途。

薩爾指出,現行的汽車防盜裝置讓失竊案在過去兩年間下跌75%。現在,賊人必須先入屋爆竊,偷走車匙才能駛走汽車。「自2001年起,一般汽車都會安裝發動機防盜鎖死系統(immobiliser),但假如賊人持有車匙,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數據又列出過去6年間的店舖盜竊資料,大部分發生在雪梨、巴拉瑪打、霹靂鎮、利物浦和邦迪(Bondi)的大型購物中心,而涉案的疑犯就多數住在莎利山(Surry Hills)、霹靂鎮、紅坊(Redfern)、Macquarie Fields和滑鐵盧(Waterloo)。雪梨大學犯罪學家克蘭西(Garner Clancey)指,不法分子一般選在居住附近的地區犯案,向熟悉的目標下手。」         (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