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幾所大學的民主牆出現的標語事件,突出了大學生的叛逆心性,這是青年成長常情,最重要在於如何啟迪開導他們。年輕人出現激進表現,在很多地方時有發生,毗鄰的澳門即將舉行立法會選舉,當地人都關心像香港一樣的激進風氣會否吹到澳門。

  挑戰傳統民主派

  澳門的政治向來穩定保守,建制派在立法會有主導力量,加上議會組成跟香港不同,所以澳門政府施政可以主導大局。雖然大局如此,近年澳門年輕人之間一樣吹起了一股激進力量,甚至有挑戰傳統民主派的迹象。今次選舉,民主派有不同名單,新晉力量的代表是二十六歲的蘇嘉豪,排在選舉名單第一名出戰。

  蘇嘉豪在上屆立法會選舉中,排在民主派參選名單第二位。一如很多香港泛民少壯派一樣,今年他自組名單出選,結果演變成與原屬的民主黨派內訌。有人投訴指,一名捲入澳門貪腐案的金主,在背後出錢資助民主派中人參選,以及企圖控制該黨的高層,矛頭相信正是指向蘇嘉豪落場爭位。在風風雨雨背後,民主黨中的傳統力量與新晉激進力量正面角力。

  香港變質有辦睇

  當地人指,蘇嘉豪來勢洶洶地進襲,傳統民主力量轉弱,在此狀況下,不排除立法會席位會被搶走。若然蘇嘉豪獲得議席,相信議會將會成為他的表演舞台。有澳門朋友表示,議會是政圈重要焦點,舞台作用不可低估,激進派想打入這個平台發揮兩大作用,一是宣揚他們的思想,二是利用議會規則,嘗試像香港一樣癱瘓議會運作。這次選前傳出有香港的政治搞手暗裏發功,局面更多暗湧。

  激進力量的破壞力不能低估,正如香港很多年前開始,有人在議事堂吵吵鬧鬧、飛擲雜物,當時很多人認為香港人作風理性,不會接受,但慢慢演進卻變成吵吵鬧鬧的劣質政治文化普及。

  後來有人在香港提出城邦論、本土論,又有不少人認為香港是彈丸之地,根本難以畫地為牢,認為這些論述沒有市場,想不到這些本土論述慢慢在年輕人之間擴散,逐步還演變成開宗明義的港獨主張。

  衝擊可超乎想像

  澳門朋友直言,激進力量猶如是微少的分子變異,殺傷力可以很大,對社會穩定造成想像不到的衝擊。澳門的經濟規模比香港更小,與內地的關係密不可分。由於社會結構簡單,激進力量一旦進入議會帶來的震盪,恐怕當地不易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