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書名,換在二十多三十年前,可能惹來爭議,不是書名有錯別字,你估問題在哪裏?

  問題當然不在於這位成長於網絡年代,身兼繪本作家、博客及廣告人多重身分的作者思詩之上,而是假設我是從上世紀八十年代「穿越」來的廣告人,不禁要問一句︰「學做廣告點解要搵編輯嚟教,找個大編輯(老派報行的大編輯通常是指博學多才的主筆或編輯部門主管)都可以,小編輯?」當然,這個「穿越」幾代的廣告人還會問︰「乜東東係網絡?屬於戶外廣告定係地下廣告?」

  我忽然想起香港廣告奇才黃霑,當年追看他的報章專欄,其中不少是談他的廣告創作生涯,這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往事。最經典的是維他奶創作廣告文案,度出「唔指汽水咁簡單」的佳句,黃霑路過,畫龍點睛的改了一下,改成今天廣告界經典──「點止汽水咁簡單」!「唔」與「點」一字之差,就在於叫得響不響、順不順口這個骨節眼之上,事關當年是Mass Media年代,消費市場是Mass Market,廣告通過電視、電台向所有受眾作「地毯式轟炸」,廣告文案即使有創意和有意念,如果「撬口磣手」,就難達致在大眾腦海歷久不散的效果。

  回到今天的現實世界,互聯網打破了大眾傳媒主導的格局,社交媒體更利於每一個人都可以是傳媒的角色,一句盞鬼又啜核的口號,未足以征服這個複雜網絡世界,廣告公司早已與時俱進的轉型為社交媒體廣告,作者就是在這種前衞的公司打拼過,為不同品牌創作帖子,臉書是其主要傳播平台。玩過臉書的你都知道,Content非常重要,你要編錄出豐富又搶眼球的圖、文、視頻、互動遊戲,角色有如這個專頁的總編輯。

  「總編輯噃,爸打、絲打,做乜鬼你叫自己做網絡小編?」那位「穿越」過來的仁兄似乎還未走。我只好簡單答你,網絡世界最緊要謙虛,千祈唔好自大。書中談及臉書平台有二十二種惹來Dislike的社交行為,其中之一,排在第三位的是「太自戀」,妄稱自己是總編輯,看來好權威,其實也不過是一種自戀行為,因為在社交媒體廣告公司打工,就算你才氣過人,創作點子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更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那又如何?事關你有老闆,老闆之上又有老闆,最上一層更加是「永遠是對的」米飯班主大客戶,邊有得你話編輯自主,你想自主,就返屋企自己搞個人臉書,做KOL(Key Opinion Leader,關鍵意見領袖)啦!不過,你要是不接受任何商業活動贊助之「清水KOL」至好噃!

  這是一本很可愛的新一代廣告人小傳,以繪本告訴大家平日工作生活上的實況之外,表達出文字之外無法言傳的個人感受,同時又一格又一格的,教曉大家社交媒體廣告的一些創意竅門,令人一看就明,一明就會心微笑。例如那一篇《一句Message走天涯》,老闆個老闆個米飯班主,即廣告客戶,通常只交代一、兩句Brief,餘下的就要由廣告人動腦筋,依主題找資料,寫好之後,你老闆會話你知︰「收貨,不過,請你用十二個不同角度再寫多十二個Message啦。」於是乎,你在原本中再想出不同人物與角色的Message版本。

  當然,這不是老闆(們)的虐待狂表現,事實上,互聯網把市場細分成不同群組的受眾,各有不同的喜好與關注,那麼就真係麻煩你,唔該寫多十幾個不同版本。與此同時,社交媒體廣告還不過是一家公司,所以有齊公司的所有陰暗面。例如,你已經坐在辦公室由朝九做到晚八,手頭工作完成了,諗住可以放工,點知你老闆此時發出一封話畀你知「唔急趕」但重點係「聽朝十點交畀我就可以」之電郵,你馬上有可能半夜先有得放工!

  工作突然而來,更加是十面埋伏,無時無刻在你身上騰空而降,但令人嘔血的是,好多急趕工作是「人為」的,事關老闆們主意多多,而且隨時有變化,加上交代工作時,指示未必清楚明白,於是好多應該沒有的工作,一單接一單而來,你做好了,老闆又來修改一次,去到老闆個老闆嗰度,又改多次,這還未計去到客戶手上仲要改多幾次。

  作者在書中談到工作壓力時,真是有「天下同聲一哭」之感,之不過,她巧妙的把訴苦化成「萌達達」的正能量,教大家最後笑一笑收場。「網絡小編唔易做」,這不是「阿媽係女人」的道理,看完本書你就了解作者何以在結尾時總結出「工作是汗水與淚水的累積」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