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菓屋老闆Nick最近跟女友製作的日本桃沙冰爆紅,本以為他必定大賺一筆,誰知他按了幾下計算機遞給我看,利潤少得驚人,「我早就預計回不了本,所賺的是一份成功感。」他說了一個比粵語長片更老套的答案。一路聽這對小情侶有笑有淚的創業經歷,令我感動不已,原來這杯香甜沙冰背後,藏着香港人的奮鬥故事。

  甫步入新店,令我驚訝的是店內廚房比用餐位置還大,「我都不知道上一個店主為何這樣設計?」Nick苦笑道,現在店內只有四個座位供客人用餐,但礙於預算有限,只能租下來。但倒楣事連連,聯絡了上手店主數次,對方不願意將巨型雪糕機搬走,於是一直阻礙他們工作。

  「開刨冰店,是覺得香港日式刨冰店不多,女友阿欣對炮製刨冰有經驗,剛好日本有相熟朋友可幫手購買材料,那便試試吧!」由於兩人熱愛水果,因此冰品店便以水果為主題,首推日本山梨縣白桃冰,沙冰混有白桃汁及蜜桃糖漿,甜度剛好,加上淡淡軟腍的白桃,十分吸引。「當初在網上訂了刨冰機,誰知日本只接受商業匯款,找到運輸公司幫手,但送來時卻意外損壞了。」他無奈地向我指着損壞部分,幸好經過搶修後,刨冰機終於如常運作,才能在9月推出六款口味的刨冰。

  記者試吃藍莓乳酪刨冰,輕輕舀起一匙品嘗,清甜感覺直達喉嚨,讓我享受得瞇起雙眼。「水果都是從果欄買回來,保證新鮮,我們亦會因應季節而轉換水果。」Nick說。大熱的蜜桃冰在10月便會退下來,預計換上當造的士多啤梨。雖是小店,但用料絕不馬虎,大部分材料都是日本直送,最特別是選用日本天然冰,保證製作出乾淨又鬆軟的刨冰。

  當中的黑蜜黃豆粉刨冰,屬日本傳統口味,面層鋪上黑蜜、優質紅豆及黃豆粉,甜度較高,加上自家製三色小丸子,屬誠意之作。受少女歡迎的草莓煉奶刨冰,淋上草莓蓉,入面藏有自家製水信玄餅,酸甜開胃,作飯後甜品適合不過。

  開店前,Nick在連鎖咖啡店打工,女友阿欣是機場地勤人員,兩人絕非含着金鎖匙出世。Nick為了創業,甚至租住紅磡的劏房,笑言住所附近的文華冰廳、時新快餐店都倒閉了,不知自己甚麼時候會被業主逼遷。「最對不起母親,她家住屯門,為了看店,我已經忘記多久沒見過她了。」他苦笑道來。不過再苦,還有女友的默默支持,當我笑言Nick將「老婆本」都投資在店內,不知何時能結婚,阿欣只是甜甜一笑說:「我不介意的,等多久都可以。」兩人回眸一笑,有了這句話,結婚也不過是儀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