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要發展,殘舊的老街必是最先被「改造」的對象,在北京市,不少老胡同已變得面目全非,失卻性格,讓人可惜!幸而近年當局開始「覺悟」,明白翻新不等於抹去一切歷史,好像鄰近大柵欄的楊梅竹斜街,明、清年代曾是著名的書局街,近年經翻新後,老街保留了書卷味,也引入文藝氣息,與老街坊共同進退。

  與熱鬧的大柵欄相比,一街之隔的楊梅竹斜街,看來低調得多,街上行人雖然稀少,卻總是走走停停,被兩旁的建築物吸引,駐足觀看。「古宅內究竟是住人?還是商店?賣的又是甚麼?」這是我在逛古街時腦海中最常出現的問題,無疑,這正是探索楊梅竹斜街的最大樂趣,因為驚喜總在推門後出現,其中一家,便是模範書局。

  只見大門的灰磚上面,刻着看似經歷年月洗刷而褪了色的店名,推開木門,還要掀起厚重布簾,才能來到書局裏面。原來內有乾坤,售書處只是整家書局的「接待處」,好戲都藏在後花園另一幢的兩層高古老木建築內。

  女主人刑娜邀請我們參觀,登上二樓,只見小閣樓內正有三人埋首作業,分別以小刀雕刻字版或釘裝線裝書,桌上放滿各種器具,書香及木香滿盈,猶如時光倒流到那個沒有機器印刷的年代。

  原來主人家當初在古街發現這幢民國老建築時,便決定以此來光復老街的書香味,因為民國時期,街上曾有七家大書局,包括世界書局、中正書局及廣益書局等等,堪稱當年京城的出版業重地。該店店名「模範」,「模」正是活字的「字模」,代表活字印刷,也是書局的靈魂所在,將心儀的名著,由雕版、釘裝到印刷等,均由人手製作,像早前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製作的《大風》線裝書,便足足花了一年時間。

  主人家更是古詩及武俠小說迷,不但愛收藏,更愛將其製作成線裝書,如《北島詩集》及呂碧城的《曉珠詞》等,筆者揭過,製作精美之餘,更只限量數百冊,售價由千多元人民幣起,有興趣者不妨前來尋寶。

  讓人猜不透的,還有在模範書局對面的「藥」。簡陋木門上就只有一個巨大的「藥」字,我沒多想,以為就是一家藥房,有甚麼好看?同行友人卻着我必定不可錯過。在疑惑中推開大門,是一條通道,還要按鐘,才可開啟盡頭的另一道小門,可說非常秘密。內進後終於真相大白:這裏不賣藥,而是一家時尚服飾店,絕對是「禾稈冚珍珠」。

  店子為四合院格局,非常寬敞,中空的內庭裝嵌了玻璃天花,既採光,又涼快。環境雅致的店鋪混入不少藥店元素,如店中央那個百子櫃,據店員說,真的由京城的老藥房搜集回來。這家店在北京原來頗具名氣,由Triple-Major創意公司開設,理念是以人體經脈及四時之氣配搭服飾,講求舒適自然,除自家品牌外,也有售多個外國牌子的服飾,包括來自巴黎的Lemaire及柏林的Anntian等等,均是較冷門的潮人之選,值得細看!

  楊梅竹斜街東起煤市街,西至延壽街,長約四百九十六米,早在元朝已有人居住,經歷明、清年代的輝煌歲月,書局匯聚之餘,據說當年街上還有不少官商名人居住,當中除有戶部尚書,著名小說家沈從文也在此寫下《邊城》及《長河》等名著,而在民國時期開設的高級娛樂場所「青雲閣」,有說正是蔡鍔結識小鳳仙的地方,留下了不少風流韻事。

  由於老巷逐漸變得破落殘舊,楊梅竹斜街於是成為2013年「大柵欄更新計畫」中首個「被更新」的對象,原居民可選擇搬遷至街尾的住宅集中區,其他的古宅則招徠有心人開設創意產業,成為「模範書局」及「藥」等店鋪,另外還有手工咖啡室、日式食堂及飾品賣店等,強調文藝氣息,沒太多商業味。

  大柵欄更新計畫的另一項重頭戲,就是位處楊梅竹斜街對面的北京坊,這是個佔地約一點五平方公里的文化保護區,集藝術及商業消費元素於一身。

  北京坊在今年年初已正式開業,以「勸業場」為核心,保留多家古老商號建築,華洋混雜,既有華麗的巴洛克式高樓,也有雅致的中式牌坊,部分更已改建為商鋪及餐廳,當中最讓人期待的,無疑是無印良品開設的Muji Hotel,酒店仍在趕工中,相信很快便可投入服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