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日本人視如聖山的富士山,氣象變化難測,要見名山真身並不容易,然而要欣賞其完美「身影」,還是有法子。以浮世繪畫作揚名的日本畫壇巨匠葛飾北齋,其《富嶽百景》和《富嶽三十六景》等系列最為後世傳頌,現來到位於東京墨田區的北齋美術館,便可欣賞大師如何以一幅幅雕刻於墨板上的富士山,攀登藝術界的頂峰。

  盛夏7月及8月是富士山開山的季節,不少好動人士都愛親身攀上富士山,近距離感受自然之美。惟對於喜好藝術的文青來說,此時來到東京,還可從靜態的畫作世界中,領略日本聖山的震撼。

  以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為題的「墨田北齋美術館」,於去年底正式落戶其出生地東京墨田區。或許對於葛飾北齋這名字,不少人仍覺陌生,然而只要對日本傳統文化略有認識,都會認得其膾炙人口的浮世繪作品《神奈川衝浪裏》,畫中呈現那屹立於激浪中的富士山,總能讓人感受藝術家的頑強生命力和感染力。生於十八世紀末江戶時代的葛飾北齋,自小已踏足畫壇,惟直到他年過七十高齡,完成了《富嶽三十六景》系列,才攀上其人生的創作高峰,大家現來到墨田北齋美術館,便可重溫他充滿色彩的九十年人生。

  當我抵達這所由普利茲克獎得主妹島和世操刀設計的美術館,不論門前那親民的小公園,或是閃亮的銀色建築大樓,矚目中皆予人和諧感。美術館樓高四層,分有特別展覽和常設展館,主要還是以葛飾北齋的作品為重點。

  我先參觀位於頂層的特別展廳,裏頭盡是《富嶽三十六景》和《富嶽百景》系列的繪作,別以為繪製山勢平衡工整的富士山,難有變化,葛飾北齋筆下的富士山,便出奇的精采,由遍布關東地區的取景地、加入西洋畫風及幾何畫工構圖,以至畫中表達的背景和風俗文化,均可看出大師敏銳的觀察力和獨特心思。叫我印象深刻的,還有畫作雖然皆以富士山為題,山景描繪卻變化多端,既有差不多佔據整幅畫面的近觀姿態,也有細小得只佔畫面一角的遠景描繪,還有雷雨及雪景中的神山,甚至想到利用和紙窗上的小孔來照出針孔相機般的富嶽倒映效果,其構圖大膽,布局層出不窮,精采作品如《凱風快晴》、《山下白雨》,當然還有《神奈川衝浪裏》等,俱見畫師的匠心。

  至於常設展館部分,除有講解浮世繪的製作方式及北齋畫室的模型,也設有遊戲讓參觀者了解浮世繪畫作,不過最吸引我的還是介紹葛飾北齋的生平及其繪畫生涯的部分。原來大師一生際遇無常,搬家、改名屬等閒事,畫作的內容及性質也隨着其年紀而不斷改變,最叫我動容的是他晚年時的領會。

  北齋在七十五歲高齡出版了《富嶽百景》,當年他撰文提到自己六歲開始作畫,七十歲前所有畫作仍微不足道,直至七十過後,才稍為領悟到動植物的身軀骨骼,並相信要到九十歲才能徹底明白繪畫的深意,百歲之時才能成為及格畫家!如此一生熱衷於畫作世界,正是讓人欽佩的「大渡海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