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韓國心理學家,又是管理專欄作家,本書是寫給所有人看的。它也是一份絕佳的精選禮品,送給你老闆固然啜核,送給你老婆(或者老公)同樣精采!遊行請願者見官時,亦不妨以此為手信。不過,我選擇買給自己做禮物,實踐老師當年教落「一日三省其身」之用。

  「我做起來就是有邏輯,別人做起來就是有偏見!」以上毛病何止出現在一個撕裂的社會之中,就算世外桃源,必有過百種人皆有之的思考陷阱,分別在於程度不同而已。

  2002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康納曼(Daniel Kahneman)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最出人意表的是,他不是任教經濟系,他是以心理學家身分打敗了當年所有的經濟學者,他學術上有何突破?厲害厲害,康納曼打破了社會科學,尤其是經濟學的神話,以實證方式指出「人類不是理性動物」,而是充滿「偏誤與捷思」。近年,坊間流行以現代心理學踢爆「日常謬誤」的書,最著名的是曾住過香港的瑞士暢銷作家杜伯里(Rolf Dobelli),他的《思考的藝術》系列,紅極一時。

  捷思(Heuristic)一詞源於希臘文,原本意思是「找出、發現」,在現代心理學中,捷思即是「馬馬虎虎、估估吓」之意。本書列舉的一百零一種常見的思想偏差和謬誤,主要是來自這種即興、直覺和感性的思考方式。

  我還未「看完」本書就寫書評,感覺是有點壓力。是的,我只重複看過了兩次而已,估計我要持續進修一段時間,直至熟練正確思考,才算是「看完」本書,因為我一邊翻閱,一邊醒覺到很多真實案例,歷歷在目,很多事需要我花點時間去反省,例如本書案例「015」,主題是「默許效果(Acquiescence Effect)──本來只想吃炸醬麵,怎麼連糖醋肉都點了」。說的是甚麼?簡單而言,就是一些常見的所謂民意調查小花招。作者指出:「輿論調查是以誘導式提問,歪曲事實的代表案例。」如果調查問︰「你認為某某某施行了錯誤的政策嗎?」與「你認為某某某施行了良好的政策嗎?」,詢問出來的結果是不同的,這就是「默許效果」的偏誤。

  重點是「提問者選擇怎麼樣的提問,對政治人物評價也可能會反反覆覆」,作者更引申一項發現︰英國羅斯大學麥森伯格(Gerhard Meisenberg)與威廉斯(Amanda Williams)於2008年的研究,教育水準愈低、智能愈低,默許效果的偏誤就愈強;收入愈高、教育水準與智能愈高,默許效果就愈低。

  由是觀之,一個所謂「低IQ社會」,這裏的人最易受過度簡化事理的新聞,以及報稱中立的民意調查擺弄,進一步推論,「低政治IQ」者,在思考與回應其他人之時,通常站不穩自己的立場,傾向於「贊同對方的提問內容來回答,特別是與社會期許有關的提問。」當然,高政治IQ之人就學會營造、操控「默許效果」的伎倆。我個人建議,你無意從政,也不妨鑽研一下,事關你做到令顧客本來想吃炸醬麵,結果連糖醋肉都點了,你可以當上Top Sales。

  案例「001」,主題是「可得性捷思(Availability Heuristic)──說到炸雞,當然要配啤酒啊!」,這標題是全智賢的著名(植入式廣告)對白,在現代心理學範疇中,又有何微言大義?作者指出:「廣告的技巧雖然多樣,但目的都是在有限的時間內,深入觀眾的記憶中,在往後下購買決定時,看甚麼最輕易在腦海中被想起。」以上就是「可得性捷思」的蹺妙之處。可以想像得到,當你投入全智賢吃濃味的韓式炸雞情景中,你就好容易接受來杯口感清新的冰凍啤酒,還好大可能要全智賢喝的同一牌子。

  如果你還有點不明白,作者提出第二個案例,就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大宇汽車推出夏季廣告,內容竟然不強調汽車的速度和穩定性,只打出「空調好的汽車」的廣告台詞,結果銷量大增,原因就是切中當時氣氛所在──在炎炎夏天,你最關心的是汽車的空調夠不夠勁,其他關於汽車安全、維修服務已經成為次要。

  看完並反省書中一百零一個案例不容易,花點時間,就當一次「洗腦」——清洗一下腦袋的偏差和謬誤,定期作思考維修,醒醒目目,最緊要唔好淪為低IQ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