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這個夏天發生好多事情,大大改變我們的思維,尤其是望子女成龍的爸媽,醒覺之後,不免嚇了一跳。

  我講的當然是「爸媽以你為榮、爸媽一定支持你」的社會新偶像,不用考哈佛、劍橋、史丹福,也不必考慮入投資銀行,或者濟世行醫,眨吓眼,幾歲大就可以為家庭帶來半億身家︰這就是超級童星。

  公司的虎爸媽、直升機爸媽差不多在本周陸續放完大假返工,Pantry Room嗰位阿姐近日好忟憎,事關來自世界各地,幾乎包括北極之手信食物,已經擺到七國咁亂,阿姐好嘮嘈咁話︰「你哋快啲攞嚟食啦,過期啦,唔好嘥人家一番心事。」從枱上的手信食物推想,今時今日的爸媽真係好捨得帶仔女遊世界、開眼界。想當年,我阿爸阿媽好例牌帶我「過大海」,年年手信係豬油糕(鐵罐裝杏仁餅好貴㗎,阿媽話)。

  行政部的一位虎媽阿May似有心事,周身唔聚財,聽佢講,好後悔今個暑假一家四口去南美洲野生旅行團,我問︰「去亞馬遜河見唔到食人族?定係河馬唞暑唔開工?」斷估有幾層樓嘅阿May唔會肉赤花費十幾二十萬元作親子活動。「唉,你有所不知。」阿May趕住出去開馬拉松高層大會。我等閒角正好得閒,揀下枱面有乜東東好食,茶水阿姐洗完杯,佢打開阿May不開心之謎。

  話說,阿May好早訂好亞馬遜之旅,不過,近日香港超級小童星爆紅國際一事,令她大受打擊,事關阿May忽然醒悟,「使乜讀咁多書,唱好啲歌仲掂啦。」不說不知,中環之虎媽圈這個暑假最潮之事,已經不再是甚麼環遊世界,Out啦,Out到七彩,最醒虎媽係利用這個暑假培訓仔女當超級童星。

  坊間有關童星課程爆滿,後知後覺的阿May唯有死死地氣,按計畫飛去南美。返到嚟,佢一對仔女除咗曬到好黑,畀蚊咬過之外,其實無乜大改變,反觀其他玩足一個月唱歌、跳舞、演音樂劇之小朋友,個個好似好有自信,行步路都爽過人。阿May看在心裏,對自己的錯誤決定,非常自責(當然佢老公亦被她嚴厲埋怨)。

  「吓?乜呢期興培養童星咩,喂,我真係唔知噃,阿May出名虎媽教徒,一早Plan咗對仔女至少考八條A++,又話以讀哈佛法律為Plan A,讀史丹福工商管理係Plan B,點會去玩唱遊?」我搜索一下枱面那堆手信食物,睇吓阿May帶返來嗰啲,有無過期?

  阿姐話,唔使搵啦,噚日放工已經食晒。

  阿姐又話,噚日阿May同幾個做咗家長之同事,同佢傾到食晚飯都未走。「傾乜?阿May喺亞馬遜見到泰山同埋芝達(泰山之馬騮朋友)?」阿姐好正經咁話,佢哋成班家長請教佢。我訝異的口還未合攏,阿姐直說她的原來身分︰「我細個做過童星。」

  我唔想講,係呀,真係有啲好熟面口,如此假惺惺的造作說話,反正呢個時間,蛇王無人知,於是請阿姐講吓佢嘅故事。原來阿姐個阿爺係粵語片薄有名氣之配角,同劉克宣、周吉等人是老友。

  「阿爺原本唔想我入行,不過又貪得意,細細個就帶我入片場玩,於是有一日畀導演叫咗我去試鏡,拖拖拉拉,成為當年童星班底之一員。」阿姐無認真涉獵電影這一行,玩玩吓,結果讀書唔係太好,想做番戲,已踏入少女期,No Way,之後嫁人過平凡生活,到仔女長大成人,阿姐好過喺屋企發「吽哣」,於是出番嚟工作。

  阿姐同好多童星出身之大明星係朋友,換言之,她對星夢之途有第一手了解和認識,阿May等恨做星媽之流,最想知道,讀書就有得「谷」,教仔女做明星又有乜方法?

  「你照搬虎媽嗰一套,唔聽話,間尺侍候,背劇本要背到倒轉都識,先至准瞓覺,亦無不可,以前童星訓練,真係用呢一套。」對,你睇過洪金寶、成龍嘅電影,都知道師傅惡過蔡美兒(正宗虎媽),打到飛起,眾徒兒先至有今天的身手。女仔學戲,同樣嚴格,師母亦唔係人咁品,少少唔啱,即時鬧爆你,慘過做妹仔、學徒。

  我問︰「我哋成班家長有乜反應,好開心?反正虎媽嗰套Work噃。」阿姐話,時代已經大不同,邊可能搬一百幾十年前那套教育方式教細路,「做得童星,除了有背景人脈之外,最緊要係睇天分,有天分,個細路仔喜歡做戲,咁就事半功倍,稍為督促指導就得啦。」

  阿姐以自己為例,天分OK啦,但係最大問題係把心不定,屋企人都沒有完全投入去幫她走上星途,於是兩頭唔到岸。「好似香港之著名童星,天王級的那幾位,屋企人一早做好決定,索性不入讀學校,請家庭教師專職補習,童星一條心發展。童星一樣要Pro,先至有出路。」 

  阿姐話,佢做童星係業餘,只是人生一段小插曲,好處是沒有踏入電影圈,因此人生少咗好多壓力。

  做童星固然難,要有犧牲,做童星父母同樣有壓力,因為仔女做童星太紅,背後必然有人話你當仔女係搖錢樹,又話父母貪錢又愛出風頭,呢個現象,五、六十年前已經盛行演藝圈。好啦,到仔女大個咗,未能接力上位做青春派明星,背後又有人指指點點,說甚麼「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的評語。阿姐話︰「都係做醫生比較簡單。」係,我同意,咁你考會考考到幾多個A呀?

  我輩同學好多有音樂與話劇天分,父母亦肯花錢培養他們的興趣,從中、小學參加不同的演藝活動和比賽,可惜讀到差不多高中,父母叫停,然後要求他們留學。有位同學自小彈琴、唱歌好叻,後來識作曲又打Band,但父母有命︰「唔理你點,讀完大學先至可以玩音樂。」唉,阿Uncle,你個仔丟低音樂讀完個大學,已經係另一個世界。

  講番我自己,我細個好怕羞又無自信,想都未想過做童星,不過,今時今日,我後悔無受過表演和做戲之訓練,所以打工生涯中,唔識擦鞋爭上位,真係好蝕底。

  你問我,有得返轉頭,會唔會揀做童星?我好肯定話︰「一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