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觸發人民幣匯率「骨牌效應」的「811」匯改剛屆滿兩周年。過去兩年,市場經歷人民幣數輪快速貶值,及央行連番狙擊淡友、維穩匯率保衞戰,至近日終於迎來新一波升浪,人民幣連升四日,但由於升勢過急,昨日急速調整而掉頭下跌,離岸人民幣急跌逾三百點子,令市場大失所望,在岸人民幣匯價更創1月以來最大跌幅。專家預期,今年下半年人民幣料在6.6至6.8區間波動,未來數月人民幣整體料偏強。

  本周五,在岸人民幣(CNY)甫開市下挫,旋即扭轉連續4日上漲勢頭,低見6.6768,創今年一月以來最大盤中跌幅;至收市報6.6668,較上日官方收盤跌58點子。離岸人民幣(CNH)早段急速回軟,由6.66水平直插至6.6949元,人民幣跌幅逾300點子,令市場大跌眼鏡。

  官方中間價昨設在6.6642,較上日升128點子,刷新逾10個半月新高。交易員稱,昨天「逆周期調節因子」發揮作用,監管層借此傳遞不希望人民幣過快升值的意圖,離岸人民幣轉跌。有外資行交易員稱,這一波人民幣漲的太快,也需要回調,而中期看好仍是共識。

  也有分析指,離岸人民幣突然轉跌,主要是資金避險需求,亞洲貨幣「捱沽」,人民幣受牽連。恒生銀行(011)首席經濟師薜俊昇表示,不少投資者將人民幣兌換為美元獲利,導致人民幣走貶。上海商業銀行研究部主管林俊泓表示,未來一至兩星期匯市料比較平靜,短期人民幣在6.65至6.7窄幅波動。

  瑞穗證券亞洲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預期,下半年人民幣兌美元將在6.6至6.8的區間波動。隨著中國經濟強勢復甦,人民幣已擺脫貶值壓力,現在「可以喘口氣」,談不上升值「強勢回歸」,熱錢流出壓力依然存在。如果人民幣兌美元在目前水平大致「不升不貶」,以及歐羅維持偏弱,對中國出口最有利。

  交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人民幣將不會有單邊走勢,而會雙向波動。從外部來看,美聯儲縮表或加息,將影響美元走勢,歐羅也有調整壓力;從內部來看,上半年中國國際收支呈微弱雙順差,且是在嚴厲資本管制下實現的,如果下半年資金「走出去」反彈,國際收支情況改變,人民幣走勢仍有變數。

  匯改兩周年,人民幣「先貶後升」,以中間價計,2015年及2016年全年分別貶值5.8%及6.8%;人民幣貶值也引發資本流出,央行干預令外儲縮水。截至2017年7月30日的兩年內,外儲累計減少5706億美元。不過,今年以來人民幣已升值逾4.2%。商務部日前公布,今年上半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481.9億美元,按年下降45.8%。其中,房地產、文化、體育、娛樂等領域的對外投資急降逾八成,非理性對外投資已遏制。因此,美元走勢、對外投資政策將主導下一波人民幣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