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很嚮往歐洲那種藏身鄉野或街道旁的小酒館,陰暗的洋燭,軟綿綿沙發,木板發出吱吱聲,呷上一口紅酒,特別有風味。雖然香港沒這種地方,幸好在蘇豪區法國小餐館Belon樓上,暗藏了一家恍如走進巴黎詩人聚腳的地下酒吧——Upstairs at BELON。

  「Hello!」踏上窄狹的樓梯,侍應用密碼卡打開了頂樓的門,來自阿根廷的調酒師Axel Gonzalez向我問好。一百多方呎的酒吧設有數張桌子,感覺闊落舒適。「雖然Belon開了一陣子,但是樓上這個VIP區,還是首次公開給客人。」坐鎮在小小酒吧,外表粗獷的他微笑地向我遞上餐牌,雞尾酒只有八款,不算多,「這是特別餐牌,其他雞尾酒在我腦海中!」Axel原本在阿根廷四季酒店工作,得到經營Belon的Blacksheep集團賞識,最後欣然落戶香港。

  當Axel細心調酒時,我留意到在桌上放了幾本以圖畫講解調酒的教科書,「每杯雞尾酒都有不同故事,亦能啟發靈感。」他將剛調好的Georgia Julep放在酒樽洋燭旁,我滿有興趣的望着這杯被冰雪包圍的雞尾酒,「這是非常傳統的雞尾酒,只有薄荷、糖漿、白蘭地跟大量的冰塊,白蘭地可轉用波本酒、威士忌、紅酒等,可追溯至數百年前,曾出現在文學作品或作藥用的用途。」我急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清爽的薄荷味湧進口腔,繼而是混了陣陣甜香的白蘭地味,最適合作為炎夏餐前酒。

  接着他邊調酒邊為我講解這個小酒吧的特色,「這兒最特別是星期三,會舉辦稀有葡萄酒之夜,大部分葡萄酒來自法國酒莊,包括著名的Château Latour及Domaine de la Grange des Pères,亦有產量較少的L'Apostrophe L'Amandyere及Saumur Guiberteau。小酒莊出品的天然葡萄酒,大部分都是以生物動力學耕作方法(Biodynamic)種植的葡萄釀成,也是我們的主打。」他再遞給我第二杯雞尾酒Andino Sour。看到精緻酒杯盛載着柔和的泡沫,再加上兩粒紅桑莓,十分夢幻,「要小心,這杯加了辣椒糖漿,可是非常Strong!」他笑着提醒,但我卻愛極這種刺激的味道,非常享受。

  回望四周,幽暗的環境,慵懶的藍調音樂,呷多一口雞尾酒,在醉生夢死時,誰又記得這兒是生活急促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