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走進商場,冷氣強勁,看似涼快。對於大金香港董事總經理葉鎮球來說,香港人歎冷氣的習慣特別,以為氣溫愈低愈好,但日本人卻認為,冷氣是空氣調節,不能只追求低溫,而是一定要舒適,日本的室內恆溫,往往只保持於攝氏二十六度。葉鎮球又稱,本地安裝冷氣機技師短缺,十至二十年後,香港或已沒有人懂得安裝冷氣機,所以,現在有必要聯合不同教育機構,開辦培訓課程。

  香港人把Air Conditioner叫作冷氣機,但在日本或中國內地,解作空調。「可能因為叫作冷氣,香港人使用時,一定把溫度調至最『冷』,好像冷氣巴士、商場室內,溫度往往只有攝氏二十度。日本人講求舒適,冷氣溫度維持攝氏二十六度。」大金香港董事總經理葉鎮球笑說,「這是香港與日本冷氣文化的差異,香港人捨得以七千港元買一部只有『兩年款』的智能電話,但花三千港元買冷氣機,卻不斷議價。

  部分港人家中冷氣機使用長達二十多年,在日本用家眼中,是難以想像的事情,日本一般家庭約每七年更換冷氣機一次,因為他們很注重空調舒適,元素包括溫度、濕度、氣流和清潔,而不止夠不夠凍。」

  葉鎮球積極在港推動日本人認為舒適的冷氣文化,更引入一些可自動控制濕度功能的機種,希望用家能感受其不同之處。「很多冷氣機有電腦抽濕功能,但自動控制濕度技術很高,這些機種售價較一般高,但在日本仍然很受歡迎,香港卻不普及。」

  另一文化差異是安裝,說到這個情況,葉鎮球眉頭一皺,「香港合資格安裝冷氣機的師傅,不是屬於單一品牌旗下僱員,非正式統計,現時約七成的冷氣機安裝師傅,年齡都是四十五歲以上,加上沒有年輕人願意入行,所以十多二十年後,可能已沒有太多人懂得安裝冷氣機,屆時安裝成本亦會非常高。」葉鎮球認為,冷氣機安裝是個「不死行業」,特別是香港,每個家庭也有需要,為解決這個問題,他推出行內培訓,又與仁愛堂合辦「空調基礎及安裝入門證書課程」,同時聯同VTC職業訓練局舉辦「空調學徒訓練計畫」,「首屆有四位學員,他們須完成為期四年課程,加一年實務,累積總共五年經驗才正式成為師傅。如註冊為合資格電業工程人員,則須另考讀電牌課程。」

  等候訪問期間,筆者翻看很多大金冷氣刊物,內容最多的並不是新產品介紹,而是員工們的吃喝玩樂和旅行消息。葉鎮球對公司的管理手法很不同,筆者認為,他結合了日本和中國傳統文化,公司不但是大家庭,還互相扶持,好像公司的籃球隊,爭取的不是比賽勝負,相反是「輸得少」。

  「好像籃球隊,由當初參賽輸八比零,到現在輸一比零,是很大進步。一隊人裏,總有好波與不好波,有些公司為了贏波,會精英盡出,但這裏不同,不計輸贏,隊員一定要輪流上場。」葉鎮球自豪的說,球隊當初只有五個人,現在有二十多人,他的心情比贏冠軍更開心。

  訪談中,筆者見葉鎮球不打官腔,便問一些有關冷氣機的傳聞。例如國產冷氣機是否如傳聞所說不太耐用?「未必。有這個傳聞,因為某些品牌會使用OEM機種,即向外購買整台冷氣機,放入自家品牌機身,一旦OEM廠方製品出現毛病,便引發連鎖反應。部分日本品牌不同,有自家研發部,雖然位於不同國家,但技術同步,就不會有產地參差問題。」

  他笑說,香港人很繁忙,售後服務也要配合,例如大金推出了二十四小時服務,師傅和技術人員會晚間值勤,令用家不用「請假」待在家中等候冷氣機維修,這種二十四小時維修支援,只在香港才有。

  筆者又問,最近城中熱話的大金R32,又是甚麼一回事?「你有聽過新世代環保冷媒嗎?這是最新的冷媒技術,R32又叫HFC32,它的全球暖化潛勢GWP數值是675,與現時普遍使用的R410A冷媒的2090相比,環保得多,而且R32填充量亦只要R410A的70%,計算之下,其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達75%。其實早於2012年,我們已在日本市場發表R32分離式空調,但香港直到上月才首次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