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前漆黑神秘,放置了一個大魚缸,無數條深海魚圍繞潛水銅人古老裝備游弋。甫進餐廳,優雅的旋轉樓梯,以及手工鋪設的雲石地板、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威尼斯水晶燈,還以為誤闖哪位貴族的豪門大宅。驚歎之餘,大廚Arron Rhodes請我就坐,遞上一碟碟摩登英國菜,才如夢初醒,自己置身於英國家具店Timothy Oulton在歌賦街全新首辦的餐廳內。

  Gough's on Gough的樓下高貴華麗,二樓則添上一絲神秘復古氣息,以雲石、皮革、水晶燈為主題,若非看到窗外中環街景,絕不會想起自己身在香港。「在餐廳開業半年前,我便來港準備,為客人烹調摩登英國菜。」一頭乾爽短髮於英國土生土長的大廚Arron說。我細意欣賞由月亮石及水晶拼湊而成的吧枱後,輕呷一口微辛的The Roots of Manchester,聽着Arron為我娓娓道來他的創作意念。

  「我了解食材的來源後才入貨,不會介意農莊大小,例如這塊羊肉來自蘇格蘭的小農場,當地有很大活動空間,讓羊隻運動,動物心情愉快,因此味道及肉質都特別好。」他指着粉紅色的羊肉說,並提出一個有趣比喻,「試想你兩年來每天都只能待在家吃飯,變得很肥美,但身體會好嗎?」說完他不禁笑了幾聲。記者將一小片羊肉放入口中,肉質幼嫩無渣,伴以甜美焗胡蘿蔔,配搭出色。

  前菜為手拆蘇格蘭麵包蟹沙律,配合櫻桃蘿蔔、青蘋果、青瓜及伴碟花朵,看起來賞心悅目,味道鮮甜清爽,「前菜只要食材新鮮,配搭得宜,根本不用花太多調味。」他聳聳肩說。沙律做法看似簡單,當中材料如青瓜,他花了不少時間慢煮,將一大塊青瓜濃縮煮成一小件,滋味爽口。

  跟坊間大廚一樣,Arron會因應季節轉換餐單,並嘗試選用當地食材,「很遺憾,香港新鮮或乾淨食材不多,因此大部分都從外國入口。蜂蜜是少數能選用本地食材,味道非常香甜。」他無奈地道。眼前這道甜品Strawberries & Cream是觀看溫布頓網球賽的傳統美食,賣相更為精緻,甜度恰到好處,完美糅合傳統及摩登的意念。

  對於英國菜,不少人除了Fish And Chip,也說不出第二道名菜,Arron為此平反,「英國菜絕非大家想像般沉悶,我們善用野味,印度曾經是英國殖民地,我們從當地引入不少香料入饌。」地道英國菜是否如Arron所說般有趣,我不知道,但Arron為餐廳創作的菜式,配合華美裝修,確讓人耳目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