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酒之人跟愛酒之人聊天,特別投契。「你愛飲Dry一點的葡萄酒?我就很喜歡……你喝過好飲的Dry Riesling?一定要介紹給我啊!」笑言是「半個法國人」的蕭郭湘圓(Wendy),不僅是高級家品店Heather & March總裁,早前更加入法國香檳品牌Laurent-Perrier(羅蘭百悅集團)的監察委員會,識飲識食、講品味講生活,筆者愛酒不懂酒,在這場訪問,上了一堂寶貴的品味課。

  談到飲酒,蕭郭湘圓(Wendy)特別注重Pairing,覺得要細味、享受,配對不宜,即使開一支最貴的酒,一乾而盡,只是糟蹋。 「You Kill the Whole Thing !」這也是法式Spirit──你要Know-how。香檳配甚麼食物最好?Wendy隨即拿出三支Laurent-Perrier香檳──Grand Siècle、Cuvée Rosé、Ultra Brut,逐一介紹,又說大部分香檳可配海鮮和魚,或較甜的甜品等等。坊間常見修長高身香檳杯,她卻表示,倒在其上雖能見豐沛氣泡,但未必嗅聞到香味,「尤其是較矜貴的香檳,可試試盛在白酒杯上,既能嗅到清香味道,又可欣賞色澤。靚的香檳,氣泡不會太多,慢慢升騰,不Aggressive。」長知識了。

  香檳本來就是很能代表法國的美酒,Laurent-Perrier也是法國著名香檳品牌,Wendy的Heather & March又專門引進法國及其他歐洲高級家品,Wendy跟法國的緣份匪淺。但不說不知,她早年在跟歐洲文化不盡相同的美國讀大學,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回港後,入職英國電信公司,似乎都跟法國無關,她卻笑說,對歐洲精緻文化的情意結,便從那時開始。「我在美國生活時,曾住在美國南部,那裏的家居、家品,都很典雅,頗有歐陸色彩。」儘管她早於十七歲時已首次踏足法國,在巴黎逗留了一段短促但印象深刻的時光,一個學生妹站在氣派十足的香榭麗舍大道上,讚歎不已:「道上燈光像寶石一樣進貢凱旋門。」

  後來再次重返法國,是她在英國電信工作的時候。英國電信是跨國企業,路透社、彭博、摩根士丹利都是客戶,她被派往法國分部取經,為了在亞太區成立辦公室。「人家的電信公司也零舍不同,淨白空間配搭藍色家具,很Stylish、很Fashionable。英國辦公室則強調功能性一面。」情意結種下了,卻一直擱在一旁,直至婚後,三十出頭的她,開始反思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覺得以往一直在職場上拼命苦幹,成功是成功,但難免疲累,便重新思索前路去向,毅然辭去高薪厚職,出走英國,學習French Polishing,偶然碰上法國品牌Gien的陶瓷家品,喜歡得不得了,鍾情家品、餐具的她,便買了一些帶回家,朋友都讚好,又說香港找不到,很特別,她便心生一計:既然香港沒有,何不做代理引入?

  也不是說代理就代理得到,人家可是法國傳統品牌,寫英文書信與對方溝通,哪有人理睬?於是她三十多歲才開始學法文,今天講得一口流利法語,過程當然不容易,她也謙稱自己會的是正統法語,Street Talk式Casual Conversation,她未必曉得,「學甚麼、做甚麼都好,先來正統吧,這是我的人生哲理。」她1998年開設高級餐具店Heather & March,第一個引進的品牌便是Gien,然後其他品牌的出品,陸續有來。她特別心儀法國牌子,稱當地出品特別精細,很夾她的性情,又笑說自己是處女座,認真勤奮、注重細節,布置家居粉飾生活,原來天生注定食這行飯。

  做了老闆的她不敢怠慢,鑽研各家品餐具的特色、設計與文化,以至禮儀,今天已儼然是法式生活文化的專家,還擔當香港法國文化協會副主席,也是首位香港女性獲邀加入法國外貿顧問委員會,更於2005年獲法國政府授騎士榮譽勳章、2012年晉升至法國國家榮譽主任勛銜。

  Wendy早前加入Laurent-Perrier集團的監察委員會,成了唯一華人女性,也是首位亞洲女性擔任該集團監察委員會董事。「我熟悉法國文化、曾在跨國公司工作過,而他們也需要一個Lifestyle Business的人。」香檳特別適合喜慶場合,氣氛愉快,當然受歡迎,她稱現時香檳在香港的銷量比內地更高,而且仍在增長中,「內地的紅酒銷量很好,但香檳較不穩定,不過潛力大,內地人對家居品味、餐桌品味的好奇心很強。」

  日本的香檳市場則是亞洲地區中最大的,「香檳配Sushi,一流!日本也有很多冰凍食品,配搭得宜。」在推廣上,她認為可以多辦品酒活動、向高級餐館推銷引薦、參與大型展覽等等,分享品味知識和心得,她本身擁有家品店Heather & March,甚至也能參與其中,出一分力。

  訪問結束,乘車途中,筆者幻想一邊「嘭」一聲開香檳,一邊播放最喜歡的法國電子組合Air的《Moon Safari》,優雅電音輕敲酒精與氣泡,讓我神遊天邊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