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公立醫院急症室逼爆,不止病人等足數小時辛苦難耐,前線醫護人員壓力爆煲相當煎熬。前線醫護人員連日來在社交網站大控訴,批評特首前日去巡視醫院只是「做show」,心痛病人苦等見醫生,而病房的阿婆阿伯無人換尿片,就算輪到走廊牀位,稍為好轉就被趕出院,一位護士對十二位病人做到氣咳,嚴峻有如難民營,感到絕望和無奈。

  近日多所公立醫院內科及兒科病牀都長期爆滿,其中伊利沙伯醫院前日有四百八十六人到急症室求診。

  有該院的前線醫護人員在社交網站撰文,炮轟當局的醫療體制,指第三及第四類次緊急病人長龍已維持一星期,但當日突然間消失,懷疑「洗太平地」,「點解除咗急症病房,唔帶埋佢去埋觀察房同內科病房?」

  他形容病房惡劣情況難以想像,「阿伯阿婆的(尿)片濕完又濕,濕了兩三轉都無人得手同他們換,那些被、尿壺、尿盆用到fill唔切呀。呢度係醫院嚟㗎?呢度唔係難民營呀。」

  他指,急症室輪候等到天荒地老,斷骨或心口痛要等四個多小時,普通病痛等十二個鐘都未見到醫生。等到入院,要在輪牀睡一晚等上病房,而病房走廊放滿病牀,連電視下面都攝一張病牀,但三日後開始好轉就要趕住出院讓出病牀,未好又再睇急症,惡性循環。

  他說,病房醫護人手緊張,病房長期有三至四個插喉用呼吸機的病人,理應是一對一深切治療照顧,但護士對病人是一比十二,夜更是雙倍。他坦言希望當局「做吓嘢,我哋真係好攰啦!」

  另一名前線醫護亦指,擔心公營醫療系統就快崩潰,指「前線醫護和病人的生命,有如烏蠅螞蟻那麼卑賤」,又說「我感到很絕望和無奈,放工時那種無力感很重。」他指,香港作為發達社會,「竟然可以容得下如此的醫療制度;而兩個多月來,沒有一個在位者處理過這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