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立法會議員被裁定宣誓違法,即時失去資格,議事堂內隨即再起烽煙,財委會會議被逼腰斬,政府增撥三十六億元教育開支能否過關頓生變數。泛民議員借題發難,已成慣例,並不奇怪,但他們必須深思的是,新一屆政府亟欲重建與立會合作關係,建制派也釋出了善意,若泛民能把握機會,讓立會重回正軌,將可打開「三贏」之局,對其長遠發展利多於弊。

  回歸後一段時間,立法會雖增加了民選成分,運作尚算正常,但隨着政治生態歪變,議會也逐漸畸形化,出現了幾個「病變」。

  議會成「摔角場」 三敗俱傷

  首先,社會的激進主義浪潮湧起,一批來自激進組織的政治人物趁勢進入議會,他們打着反建制旗幟,把立法會變為玩「抗爭把戲」的平台,口說監督施政,實質是奪取政治籌碼,吸引公眾眼球,方法是不斷擲物、叫囂、拉布、辱罵官員與其他議員,將理性議政全拋諸腦後。

  他們以「鬥爭」為樂,其他泛民議員縱有保留,但恐失去選票,唯有奉陪,而政府與建制派議員也變得被動,給拖入這場無休止的「泥漿摔角賽」中,與對方明爭暗鬥,結果議會終日吵鬧,正事沒法進行,最後三敗俱傷。

  在這過程中,行政與立法關係變得更加惡劣,泛民愈激,政府與建制派就愈硬,過往的正常溝通渠道多數切斷,大家你虞我詐,政策出台前根本沒機會理性磋商,交到立法會後便只能「大石壓死蟹」強推過關,但死結卻愈拉愈緊。

  經過多年折騰,立法會正常功能漸失,在公眾心目中的印象也每況愈下,成為市民評分最低的機構之一,陷於持續的「民望危機」。如果立法會不能擺脫此困局,特區整個管治架構也難以有效運作下去。

  戰後重建 開三贏之局

  今次四名議員被取消資格,加上早前被DQ的游蕙禎和梁頌恆,共有六人出局,日後須舉行補選,泛民陣營將重新洗牌。表面上,其他泛民議員表現激動,同仇敵愾,擺出奮力一戰的姿勢,但看深一層,傳統泛民將有機會分到激進派騰出的議席,藉此壯大實力,與此同時,他們受激進派議員的牽制也可減少,較容易回到溫和務實的路線。所以,他們在這次「DQ風波」的激憤料不會持久。

  新一屆政府上場後即向泛民吹出和風,努力紓緩敵對關係,令立法會和諧化和正常化,所以不會再對其他有宣誓問題的泛民議員窮追猛打。特首林鄭月娥周六便明言,沒有計畫再申請司法審核,也完全無任何開戰意圖,希望雙方的合作基礎不受這次事件影響。至於建制派方面,暫時態度亦甚謹慎,似也不願燃起戰火。

  立法會本來是理性議政之地,卻不幸成為了炮彈橫飛的戰場,如今有點似伊拉克的摩蘇爾,「破城」亟待修復。林鄭已明確提出了「重建」計畫,也顯示了誠意,泛民為了香港大局利益,也為了自己,應趁這契機轉變路線,在一個正常的議會中,扮演「建設性反對派」的角色,這才是他們在新形勢下的最佳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