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成長有無限可能,只視乎生命中曾遇到甚麼人,發生甚麼事。記得三年前的紀錄片《爭氣》,記錄一班青少年藉參與音樂劇《震動心弦》而蛻變成長,感動不少觀眾。今年幕後班底再製作聯校音樂劇《奮青樂與路》,由四所學校,包括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協和)、香港培正中學、香海正覺蓮社佛教正覺中學及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合共八十多名學生,製作另一個勵志的熱血故事。

  Elsie跟香港培正中學副校長兼《奮青樂與路》監製何力高傾過,知道新劇有多位劇壇猛人助陣,分別有高世章做音樂總監及作曲,岑偉宗填詞,莊梅岩編劇,以及方俊杰執導;至於他本人,除了教育工作外,亦是資深話劇演員,以往已帶領學生製作聯校音樂劇,包括《震動心弦》及《逆風》,今次的《奮青樂與路》是第三齣。

  何Sir說,不論做哪齣音樂劇,他堅持會作品格及藝術訓練。「如果純粹是夏天的藝術課程,坊間已經有不少。除了演出外,我們最關心學生在這段期間,在個人成長有甚麼得着,參與的學生毋須交學費。」他透露,原來數年前曾離開任教了十多年的培正中學,當時回想以往在該校籌辦音樂劇的過程,發現最大得着,並非製作了多少音樂劇,而是通過參與音樂劇,看到學生改變,以及師生感情的建立。

  「有學生曾說,『做音樂劇,是一生人最快樂的日子!』,很多學生都有改變,例如有的本來怕事,變得勇敢考演藝學院;有的學生本來沒有『交帶』,變得有責任感,使我相信藝術教育的成果。」何Sir離開培正後,曾以社企形式,由有心人贊助,製作聯校音樂劇,當中還跟一些弱勢學校合作,給予不同學生演出機會。後來他重返培正,並決定再辦聯校音樂劇,宗旨沒有改變,希望培育學生的「4D」,即紀律(Discipline)、全情投入(Dedication)、快樂(Delight)、自我追尋和發現(Discovery)。

  今次的《奮青樂與路》,故事源自曾在澳門文化節上演的音樂劇《我要高8度》,後來編劇因應香港情況改編,並為學生度身訂造角色。何Sir說,《奮青樂與路》圍繞青年人面對自己及追夢的過程。故事講名校生阿翔,很有音樂天分,因為跟老師意見不合,憤然離開學校合唱團,後來經朋友介紹下,在青年中心認識了一班奇怪的合唱團成員,於是希望訓練他們參加公開賽,以擊敗自己學校的合唱團。在訓練過程中,阿翔學習面對自己問題,最後也重拾初衷,尋回唱歌的樂趣。

  參與《奮青樂與路》的學生,有來自不同學校組別的學生外,還有視障及南亞裔學生,亦有以往曾參與音樂劇的大專生。Elsie問過新學年將入讀演藝學院表演系一年級的學生,花名「雞仔」的伍卓輝,他說三年前曾參與《逆風》,除接受了專業戲劇訓練外,也改變了以往「馬虎」和自負的態度,對自己的要求也提升。

  雞仔憶述,有次排完戲後,何Sir說他某個動作做得不好,但雞仔當時懶,沒有把重點記下,結果多次重複犯錯。有一次,何Sir派發音樂劇筆記,唯獨雞仔沒有,追問下,何Sir就指他既然無心改正錯誤,那何須再提點他?「當時我崩潰大哭,那時開始,才明白做事要用心,別人提到自己的錯要謹記。」

  至於來自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協和)的彭泗瀚(阿水),以及菲律賓裔的方明恩(Bryan),兩人分別是中四及中三學生,在參與《奮青樂與路》時,都遇到不同問題,其中飾演男主角的彭泗瀚,雖然獲讚有好歌喉,但因為無演戲和跳舞經驗,坦言感到自卑,唯有加緊練習,彌補不足,試過曾在坐火車時,對着空氣練習指揮動作。Elsie問阿水不怕其他乘客的奇異目光嗎?他就笑說,「遲早也要在台上面對九百多人啦!」Bryan則笑言自己是懶惰及內向的人,希望增加不同經驗。不過,Elsie認為他一點不懶,因為不懂看中文的他,在劇本上的中文歌詞,均以英文拼音作標記,幫助自己背誦,為的想做好演出。

  聽何Sir講,今次參與《奮青樂與路》的創作人,均願意把是次演出的知識產權跟全港中學分享,他亦答應策略夥伴及贊助的利希慎基金,將舉行多場老師工作坊,日後外校老師只要報名及獲得同意後,就可以在校內上演《奮青樂與路》。由四校學生聯合主演的版本會在九月八至十日共四場,假葵青劇院演藝廳上演,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若有任何家長關心的話題,歡迎報料。傳真:2798 2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