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近年政府地皮吸引愈來愈多「新面孔」財團加入競投,加上往往以天價成交,引起推高地價的議論,令市場倡議政府公開首數標標價、以增加透明度,有關意見引起地產界成爭議,並引起廣泛討論;有人認為,可讓公眾更了解發展商對後市取態,並籲業界公開頭3標的標價。惟政府仍未有定案,尤其對市場各方所造成的影響。

  近年地價接連以創高價批出,同時亦有業內人士質疑,是否每個參與者均對後市抱積極樂觀的態度,因此有建議促政府公開首幾位投標價,以增加透明度,讓公眾更了解各競投者的取態。

  近期多次以高價批出的啟德地皮,個別中標者的標價,市場就盛傳大幅高於第二標,由於有關數據不公開,亦令市場資訊更加混亂。故市場倡議公開首3標的標價,藉此增加透明度。

  恒基執行董事黃浩明表示,建議政府可公布價格最高3標的標價,以增加市場透明度,讓市場更了解市況,但不一定須公開發展商名稱。至於中標價大幅拋離第二標,是否指中標價過高,他指不一定,他指價錢需日後由市場判斷。

  嘉華總經理(香港地產)溫偉明表示,若政府透露首數標的出價,可讓發展商更明白市場走勢,決定標價時更準確,避免出現個別發展商出價過於進取的情況。

  溫氏指,個別發展商中標價過高,雖可增加庫房收入,惟卻會為整體社會帶來更多損失;並舉例解釋,發展商或會在建築素材上選用較差的用料,以減低建築成本,導致建築質素下降;個別發展商亦可能因應地價過高,導致無法如期落成項目;另外,若發展成交過高,發展商亦可能增加樓價,導致費用轉向消費者等。他建議,政府可就該區的地皮定期推地,以增加有關標價的參考價值。

  測量師謝偉銓建議,政府當局可考慮公布首數標的標價,或公布頭三分一的標價,讓公眾更了解市場情況,而不會僅單一財團出價大幅高於其他對手,導致出現錯覺,以為其他財團出價亦相當進取。

  談及僅公開第一標帶出的情況,謝偉銓指,財團掌握的市場資訊相對較少,為了能夠奪地而歸,因此惟有以進取價競投,以增加庫房收入;僅公開第一標,亦有助凝造市場氣氛,出現地價連創新高的效果。

  另一測量師張翹楚表示,公開首數標的出價,發展商在決定標價時,有更多數據參考,出價不會過分進取,有助地價平穩。

  經濟學者關焯照指表示,照現時主流說法,強硬要求公開首數標的價格,以了解入標價最高的財團,是否出價大幅拋離其他財團,惟若樓市轉淡,部分地皮可能僅獲數份標數,即入標價最低的財團,標價亦可能要被公開,並指:「同拍賣有乜分別」。由此,他建議若地皮僅錄5份標書,僅公開1標便可,在地皮錄超過5份標書,才考慮公開頭2標或3標的出價。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曾指,政府暫未有實質定案,但必須考慮有關做法,對市場各方面會否有影響,並指土地投標只屬政府投標其中一部分,土地投標最後會去到中央投標委會員處理考慮,對其他工務投標者所受的影響要清楚考慮。

  另發展局發言人回應本報查詢時指,留意到地產發展業界有個別意見,希望政府公布首幾個落選標價,以便為市場提供更多資訊,政府要小心考慮有關建議的目的,以及建議對政府整體招標程序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