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暑假檔期,都是各大專院校畢業展的舉辦日子,香港藝術學院暨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合辦的《風乎舞雩──藝術文學士畢業展二零一七》,也即將上演,四十多位應屆課程畢業同學參與其中,展出形式不拘的作品,聚合本地藝壇其中一抹新氣象。

  區灝藍(Suzanne)主修陶藝,是今屆畢業展籌委會主席。她先投身社會工作,後來在香港藝術學院修讀藝術基礎文憑、藝術高級文憑和藝術文學士課程,歷時五年,「打開了我的眼光,有興趣繼續追尋。」她笑說,少點精力都讀不到陶藝,因為當中的挫敗感,可能比其他創作媒介大很多倍,陶瓷物料本來便難控制,造出來的成品也可能有落差,亦有許多突如其來的變化。「陶藝把創作過程拖延,正好讓我抽離地觀察。」

  她在畢業展展出一個陶瓷裝置,筆者看過一些細部圖片,無論是形態還是色澤都難以名狀,有的像珊瑚,有的似朱古力忌廉。「在矛盾中,如果我們能夠抽離一點點,控制個人情緒、理解不同事情,或能從變化中找到得着,改變自己,甚至改變別人。」她開拓陶藝的可能性,在骨瓷上抹了藍曬物料以高溫製成,喻意「食了入骨」,「這便是我們因環境形成的價值觀,已經根深柢固,但隨着陽光變化而繼續變色,也就是說,事情是有得變化的,但前設是需要耐性。我在作品中嘗試表達思想的新舊交替和持續變化。」喜歡到處闖的她,沒有限制自己畢業後要做甚麼,「讀藝術,能訓練思考和看事情的方法,與不同人事融合,這種創意思維很適合各行各業。」

  「讀了三年,好像臨畢業才Warm Up完。」江俊雅(Kitty)笑說,中學時讀的是現代藝術,來到香港藝術學院才知道當代藝術,起初不太了解老師所說,又因溫習模式轉變,從被動到主動,「也沒有社會經驗,老師叫我們找個Topic去做功課,總不成是剛看完那套電視劇吧?」跟許多同學一樣,主修繪畫的Kitty一邊上堂,一邊兼職工作,也曾在畫廊實習,讓她同時累積社會和創作經驗,便愈畫愈「貼地」,談到創作想法,頭頭是道。「繪畫主題是空間。香港空間轉變很快,身處在這些空間裏會有很多感受,我想畫出這種狀態。」

  她將在畢業展展出三幅畫,其中一幅叫《上和下》,道出她在畫廊工作的感覺:「休息時就像走到樓梯上,工作時就坐在樓梯下的椅子上。為甚麼畫中會有一幅日落的畫?因為我在畫廊工作,只看到早上和晚上,永遠看不到日落。」Kitty畫風有超現實味道,每幅畫各有故事,「以第三人稱去講故事,好像沒那麼傷感。」離開學院,她希望自己能持續創作,除了租下Studio,亦將參與兩個藝術家駐留計畫,到西班牙和芬蘭體驗,又稱香港是一個激發許多創作靈感的好地方。

  這次畢業展有四十多位應屆課程畢業同學參與,他們分別主修陶藝、繪畫、攝影及雕塑,是次展出的作品,當然包羅萬有。香港藝術學院講師香建峰(Alex)笑着說:「這個課程也有不同年齡的學生,有些從中學升讀,有些是專業人士,有些是退休人士,這種組合很有趣,他們互相學習、分享、補足,較年長的學生在創作上可能變得年輕,較沒經驗的學生在創作上可能更加成熟。我也從他們身上學習。」

  展覽取名《風乎舞雩》,源自《論語‧先進》,是一席孔子與弟子之間的言志對話,引申至各畢業同學的多樣藝術志趣。Alex說:「其實學生畢業後做甚麼都可以,但最重要的、最根本的,是相信藝術可以帶給社會一些改變,至於日後在社會上投身哪個崗位,分別不大。」

  觀眾欣賞這個藝術生畢業展時,或能預視他們將在社會不同角落,綻放藝術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