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無論是地理上或文化上都是與香港最接近的內地地區。然而對很多香港人來說,珠江三角洲一帶似乎只代表着東莞工廠和羅湖商業城,彷彿與文化藝術沾不上邊。 珠江三角洲的藝術文化在經濟騰飛、追趕GDP的快車上,走到了哪裏?

  珠江三角洲涵蓋了香港、澳門與廣東省多個大城市,包括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江門、東莞、惠州等,相信不少讀者因工作關係對這個地區十分熟悉。近年雖有工廠倒閉的危機,但根據香港政府的統計,在2015年的生產總值幾乎佔全廣東省總值八成,總出口量更達到百分之九十四,佔全國百分之二十六,經濟勢力依然厲害。十多年前珠江三角洲發展正處高峰,一群以當地為據點的藝術家聯合參加了2003年《威尼斯視藝雙年展》中名為《緊急地帶》的展覽。

  這個展覽由廣州出生的策展人侯瀚如策劃,探討城市在全球化、都市化和經濟急速發展下面對的議題。來自珠江三角洲的藝術家以多種媒體和表現手法,呈現當時的生活與精神狀態,也是這個地區的藝術家首次參加國際大型展覽,當時被認為是一個里程碑。這組作品由內地藏家收藏,並在2013年贈予西九文化區M+視覺文化博物館,最近由M+重新組合成《廣東快車:珠江三角洲藝術》展覽,在M+展亭展出。

  「十四年前不僅是珠江三角洲經濟發展的黃金時期,國際間對所謂全球一體化、都市化發展充滿信心,然而,最近兩年我們都看到世界宏觀環境變化極大,不少人對全球化的意義表示懷疑,體制甚至開始瓦解。珠江三角洲是一個頗為複雜的地方,將當年一個具有代表性的展覽重新展示,可以讓我們重新思考當時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M+希克高級策展人皮力解釋為何在此時此刻重新組合展覽:「當年藝術家得到的資源不多,市場不活躍,展覽的條件也不理想,他們自己組織起來,沒有專業團隊協助,作品實驗性很強,反映當時社會的生活面貌和藝術生態。」

  展品以多種媒介,如攝影、雕塑、錄像、裝置等創作,呈現在珠江三角洲生活的面貌,例如曾經在雜誌社工作的蔣志,以照片、書、聲音、裝置等構造了一個以廣東髮廊為靈感的空間,典型的髮廊旋轉燈柱立在中間,像一根巨型吸管,呼應了他早年的攝影作品《吸管人》,寓意我們像吸管一樣吸取不同的訊息。他又利用看似無盡的樓梯把狹小的空間在視覺上伸延,牆上照片是「吸管人」的生活實錄。1987年廣州美術學院畢業的林一林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目睹了上世紀八十到九十年代中國華南地區的巨大變遷,為了回應都市化的議題,他將自己融入作品,介入都市環境,透過自己與社會的互動,以行為展示都市化與人類生活的問題。他的展品《溫牀》記錄了他在1990年代初開始的六個行為藝術項目,包括香港回歸前一年的社會與政治變遷。

  《廣東快車》展覽的特色正在於這種實驗性和社會性,無論是創作媒介或是討論的議題,有別於大家熟悉的當代中國「政治油畫」,作品形式和組件相當豐富,也因為同樣理由,皮力表示重組這個展覽並不容易:「原來的展品許多並沒有好好保留,有些在運輸的途中損壞了,有些本來是網上轉播的活動,沒有記錄,要完全還原當時的展覽幾乎是不可能,有些展品是根據照片記錄和電郵檔案重新組合。目前的展覽大概有百分之七十是當年面貌,還原也是一種重新認識和思考的過程。」

  十幾年過去了,當年參展的藝術家中有些目前得到國際市場的關注,像曹斐,有些繼續在當地工作,有的卻不幸已經離世,像梁鉅輝,物是人非,令人慨歎,珠江三角洲在中國改革開放的過程被賦予經濟發展的重任,任務應該是超額完成了。文化藝術發展又如何?當年藝術家關心的社會變遷和影響在今天是否變本加厲?當地藝術家未來發展的機遇是甚麼?這一列快車將開往何處,沿路風光是否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