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高級珠寶Wellendorff第四代傳人Christoph Wellendorff,是一位與別不同的品牌領導人,問到「例牌」問題時,他總是給你不一樣的答案。自1991年接掌家族生意後,一直堅持家族傳承的他,多年來面對複雜商業環境,仍然未忘家族理念。早前他攜同女兒來港,細說珠寶人性化、溫情洋溢的一面。

  筆者採訪名人名士多年,提問少不免重複,訪問「貓紙」裏,最常見的是「將設計投入生產或推出市場前,最決定性元素是甚麼?」部分被訪者因為品牌政策,答案往往比較「官腔」。不過,相同提問落到Christoph Wellendorff身上,卻有不一樣的答案。

  滿以為Christoph會像其他CEO那樣回答:「整體的設計、內外完美、舒適等等。」他卻說:「我會先為設計製作Prototype,拿回家中給女士們用最少四個星期作測試,收集她們的意見。」這就是人性化的珠寶設計。Christoph直言,品牌對象以女性為主,要知道產品是否適合推出市面,得交由她們定奪。「她們都樂於分享佩戴感受,意見包括重量、外觀等多方面,最重要是看看會否有不舒適的地方,需要改良,又或者出席某些場合時,怎樣才能夠凸顯貴氣,同時又可日常佩戴。」      

  另一條「例牌」問題:「怎樣將品牌DNA注入新設計?」Christoph回答:「關鍵在於觸感,就是不用眼看,單憑觸感也可知道這是Wellendorff的出品。」Christoph認為,珠寶要用身體去感受,即使價值百萬元的寶石首飾,也堅持要客人先拿上手或試戴。「觸感有很多方面,包括重量、順滑度、柔軟度、舒適度等,身體會記憶這一切,下次拿起Wellendorff的首飾,自然會知道是誰的出品,這就是我們品牌的DNA。」不過,要延續DNA並不容易,品牌著名的編花式金絲鏈,直徑僅0.2mm至0.3mm金絲以人手一環一環地繞成,完成後帶有螺旋紋線條,據測試資料顯示,金鏈就算承受50kg的拉力,仍然不會被拉斷。

  Christoph於1991年加入Wellendorff,其後發表了多款話題性設計,包括1993年首次在戒指上使用冷琺瑯,又為戒指外環加上可轉動設計,增加首飾趣味。品牌成立一百周年時,更延續第三代傳人Hanspeter Wellendorff精神,為傑出工匠頒發Ernst Alexander Wellendorff紀念獎,以表揚他們對傳承珠寶工藝的貢獻。傳承對Christoph來說意義重大,不管有多困難,他也一直堅持這個宗旨,「新設計並不是因為追潮流,而是有需要。高級珠寶是源遠流長的寶物,一旦擁有了,往往會變為家族象徵,一代傳一代,所以設計和用料要有價值。我舉一個例子,很多人向我提議,近年黑色寶石成為大潮流,不如推出黑鑽石首飾,迎合市場需求。你要知道黑鑽石在寶石界是不值錢的東西,甚至稱得上是沒有用的原材料,若作為Wellendorff的首飾,會失去傳承價值。」

  Christoph不是說笑,筆者記得上次出席他們的珠寶發布會,四顆獨一無二的寶石,就是Christoph游說父親割愛珍藏而製成。席間,Christoph反問,如果要你寫封信給最愛的人,那人是誰?內容是甚麼?「因為設計珠寶講求愛,有時候,一件珠寶首飾好比書信,必定要有愛,這才能深入訴說特別感情,創造一股熱情。旋轉戒指就是我從生活上得到啟發的創作,多年前,我駕車到醫院探望懷孕妻子Iris期間,車子停在交叉路,正想轉右往醫院之際,突然發現左邊路口是通往祖父的墓地,這是生命循環,生命原來會來回傳承下去,之後我便以這個想法,打造旋轉琺瑯戒指,紀念兒子Alexander的誕生。」Christoph笑說,旋轉戒指內,是不同的圖案及鑽石設計,就好像生命中不同的色彩一樣。

  Christoph一直尋求首飾對於不同人的真正價值,以英語解釋德語「傳承」後,又問我廣東話怎樣理解?用甚麼詞語寫出來?得知是「家族傳承」四個中文字,他即時用紙筆記下每個中文字讀音和解釋。「對我來說,Wellendorff珠寶有優美外觀,也注重Inner Value,設計師和用家也是我們Wellendorff家族一分子,並非單純員工或顧客的關係。」Christoph此行帶來「年度紀念戒指及頸鏈」,並攜同十九歲的二女Isabelle Wellendorff從德國抵港,看Isabelle溫文爾雅,筆者提議由女兒佩戴頸鏈示範,Christoph隨即細心地幫她扣上及整理肩膀髮絲,盡顯父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