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高科技年代,仍有很多人為紙張文具着迷。Jacqueline(鍾婉琪)便是其中一分子,自小喜愛紙張,長大後,通過朋友和工作網絡推動閱讀文化,她認為,紙張文具可記錄生活一切,甚至可帶來與別不同的天倫之樂。早年途經澳洲,愛上當地著名文具品牌kikki.K,她甚至放下律師工作,將品牌引入智能手機閱讀氾濫的香港,在四個大型商場設立專店,掀起返璞歸真的實體文具潮流。

  與Jacqueline(鍾婉琪)做訪問,她總提着兩本記事簿,中間夾滿了紙條記事,好像小朋友的功課勞作。她笑言,這不是返璞歸真,紙張文具的質感和樂趣,與手機不能相提並論的,只是很多人不在意兩者的特色。筆者做人訪,也喜歡用筆記本,即時整理訪問內容,部分習慣錄音的被訪者不習慣,話與話之間會停頓一下,讓筆者有足夠時間記錄,Jacqueline同樣習慣使用紙筆,更掌握對方抄寫速度,這場訪問,不東拉西扯,說到複雜事情,又以Point Form表達,節奏剛剛好。

  「電腦和紙張並不是對立,只是智能電話出現,人們忘了放下手機,少了寫字。」Jacqueline的紙筆情懷更包括所有文具,「文具可以給人正能量,每個晚上,如可拿出筆和簿,寫下自己喜愛的事情,你會培養出感恩的心。」

  自小喜愛文具的Jacqueline,小學年代已收集不同類型的擦膠、筆、拍子簿等,又會當作小禮物送給朋友,直到2013年去到澳洲kikki.K文具店,那股能量正式爆發出來。「由讀書年代開始,到在英國讀法律,我也不斷儲文具,儲得太多了,要控制自己,直到那次到澳洲kikki.K,我好像瘋了一樣,好想買下所有東西,我記得,第一本拿上手不放的是Shopping List、工作日程簿Lover's Book。」及後Jacqueline聯絡上品牌創辦人Kristina,後來更把品牌引入香港。

  Jacqueline不認為香港是文化沙漠,「香港有很多人看實體書、用文具,我們上次在金鐘太古廣場開Pop-up Store,為客人在記事簿封面刻名,反應非常好,還把Pop-up Store延長一個月,由此可見,香港文具市場的最大問題,是沒有一些適合的產品,好像要買一本簡單的日程記事簿,真的不容易……你(筆者)也一樣找不到吧!其實紙筆文具可以很功能性,好像活頁式的Meal Planner,可以計畫未來一星期菜單,一家人也可參與。」

  Jacqueline眼中的美好生活,家人是重要元素,「小朋友有很多事情想表達,通過書寫渠道,會達至另一個想像層面。」最近,Jacqueline又在家進行新「Project」──把一本365日記放在大廳,每人每天寫下當日發生的事情,「哪怕是寫上『今天喝了一杯好咖啡』,或者畫了一個『開心』圖案,都是一種溝通,多年後回看,會有不同感受,亦能反思一些問題,可能有新的啟發,很Meaningful。女兒上小學,我說小學生要有責任感,所以準備了Study Planner,安排功課和閱讀時間,我又教她不要浪費紙張,要寫滿每一張紙。」Jacqueline有很多鬼馬主意,除了「365記事本Project」,最近又「推出」Family Game Night,一家人關上智能電話,圍在一起玩大富翁、UNO遊戲等,「享受相聚一刻,是很美好的。」

  Jacqueline放棄律師工作,全情投入文具銷售和照顧小朋友,但香港零售成本高昂,面對困難,熱情可會逐漸冷卻?「沒有,kikki.K的創辦人Kristina和我一樣是文具發燒友,她是瑞典人,把文具加入不同想像和實用功能,例如A Sentence a Day,一本可以用三年,每天寫下句子和事情,可以令生活更愉快,香港人很快便接受了,特別是年輕一輩,他們的反應比預期中好。很多人以為花巧的文具只限女士和學生,其實男士也有需求,我們就引入了一些深色的系列,希望男士也可享受文具紙張的樂趣。」說到最有影響力的文具,Jacqueline稱日本出品的設計也細緻特別,值得欣賞。

  旅行是Jacqueline另一喜好,每年她會選定一個未去過的地方,筆者寫稿時,就收到她在絲綢之路發過來的相片,記得她說最難忘的旅行,就是在冰島冰天雪地睡帳幕。「可能我在英國讀書,待了很長的時間,所以很喜愛當地風土人情。絲綢之路是另一個想去的地方,那裏很能代表中國文化,亦有大量古建築,但旅程不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