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巡迴展覽,猶如一艘裝載活躍本地優質設計創意的帆舟,一年間駛遍米蘭、香港、首爾和芝加哥四地,讓國際見識香港設計,同時也讓香港設計見識國際。展覽名為《Confluence˙20+》,創意匯集,海納百川,不正好道明香港那多元、包容的主色調?

  《Confluence˙20+》剛於4月在米蘭首演,策展人周婉美(Amy)與二十個參展設計單位,回到香港,又再摩拳擦掌,準備本月在港啟幕的巡迴展第二站籌備工夫。「四個展覽相隔兩個月,趕到『氣咳』。」Amy笑着說,巡迴展參展者都是同一批設計師,展出作品卻不盡相同,有的甚至相同主題分為四部分,亦因展覽場地各異,展示布局方式也不一樣。「米蘭展場樓底高達十一米,香港則矮得多;來到首爾,全個Hall沒有一條直線;芝加哥站則是一個很Raw的Loft Warehouse。」

  在美國讀書的Amy,2005年加入香港設計中心,在2007年也就是香港回歸十周年的時刻,擔當相關巡迴展《創作9707》的Project Director,那場展覽足迹一樣多,遍及倫敦、紐約、溫哥華、北京、上海等地。約2013年她離開香港設計中心,後來進修、策展、教書,現在為了《Confluence˙20+》,以項目總監/策展人身分,再次為香港設計中心的展覽出謀獻策。「是有使命感的。回歸十周年展覽,我有份參與;三十周年我都不知到了哪裏去;現在二十周年,可遇不可求。」

  周婉美在設計範疇固然經驗豐富,但為了在《Confluence˙20+》找出好人選、好作品,她還是花了三個月時間,從四百名設計師精選二十位,他們都跟香港關係密切,所展出作品,既有全新也有舊作。「年輕的在做甚麼?資深的近年有甚麼關注?」而想出「Confluence」這個主題的時候,她身處意大利,河川匯集,「想回家。」也呼應了「回歸」的題旨,「想藉展覽讓人反思『Home』是甚麼?」

  參展設計師之一劉小康(Freeman),於米蘭展出跟台灣書法家董陽孜合作的書法作品,回到香港,他準備搬出一系列由街頭字體和書法啟發的設計,包括以當鋪招牌造的摺凳,會會「街坊」。除了招牌的「椅子戲」,書法字體也是Freeman在設計上的興趣,曾做出屏風、茶具、碟具等等,「我過去做了很多平面設計,而以平面方法處理產品,又透過產品帶出文化並提出新角度,我想多嘗試。」

  Freeman跟Amy相識多年,其他參展者中,卻有一些是她素未謀面,甚至因賞識其創作而Cold Call的新進設計師,好像時裝設計師、女裝品牌Narrative Made創辦人曾思朗(Sharon de Lyster),「我近年愛上染布,透過網頁找到她的Blog,因為其文章以英文撰寫,名字又不像香港人,我一直以為她是外國人,怎知原來她在香港土生土長,2009年在理大畢業,現時住在香港。」Cold Call的,還有吳燕玲(Elaine),「她在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讀Textile,畢業後一直研發智能布料,近年在香港Set up Studio。半年前跟她聊起這場展覽,她想出一個新嘗試──以金屬做編織。」

  參展者也不乏大名創作人,好像陳幼堅、趙廣超、黃炳培(又一山人)等等,還有張智強(Gary),他的裝置展品《Learning from Hong Kong:Compact Living——a Global Phenomenon》(《借鏡香港:席捲全球的高密度生活》),由多款家具組裝而成,詮釋壓縮的生活空間。「他以此概念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建築Apartment Buildings!」Amy如數家珍。

  談到本地設計的特色和優勢,Amy不假思索便說:「香港設計師有國際視野,跟國際設計師交流、與國際品牌合作的能力很強,包容開放,這些正正是香港設計師的Edge。」Freeman補充,香港創意還糅合中國文化,尤其是平面設計,「可說是先導者,在國際留名。」但他指出,現時香港設計在內容上、靈感上,往往流於現代城市,受傳統藝術的啟發較少,又認為過去本地的設計創意,有着多元性、包容性、實驗性,「現在年輕一代似乎模糊了。」Amy也認同,新一代的實驗性、好奇心和幽默感少了。

  世代或許不一樣,Freeman說現在資源相對充足、平台不少,設計師所得機會、選擇和鼓勵,都比從前多,發展方向也更廣,只要肯用心,一定做得到,「可以用設計的思維,搞小生意、做產品、做品牌,或者社會企業,就算只專注做書籍設計,現在的市場也容納得到。」

  現於香港理工大學教書的Amy,笑說學生反應快、學習能力強,這些都是新世代的特徵,Freeman點點頭:「後生仔是精靈的,涉獵範圍廣,思考也深入,只是稍欠野心。」

  《Confluence˙20+》由香港設計中心和「創意香港」主辦,是慶祝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二十周年的認可活動之一。Amy和Freeman不約而同表示,這類展覽要經常做,讓事情發酵,並在國際曝光。「不一定是《Confluence》,大家的角度不同,各有各做。」如果是這樣,便正好體現「Confluence」的精神──匯聚、合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