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對於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突然「甩難」,指控他涉嫌強姦的女子昨日透過律師稱,事態發展令她「震驚」,並以「醜聞」來形容瑞典檢察當局中止調查的決定。

  案件原告女子的律師弗里茨昨日發表聲明稱,「強姦疑犯能避免法律制裁,免受法庭審訊,這實在是醜聞。」該律師指女原告對此感震驚,又稱即使瑞典當局決定終止調查,女原告認定阿桑奇強姦了她的立場不會因而改變。

  阿桑奇牽涉的強姦指控源於他在二○一○年八月到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約十天行程。分別化名A小姐和W小姐的兩名女子,皆承認在阿桑奇到訪斯德哥爾摩期間,曾在雙方同意下分別與他發生性行為,但由於男方拒絕戴安全套而令事情變質,不再是在雙方同意下進行。A小姐的三項指控已在兩年前過了法定時效。

  據悉,A小姐和W小姐當年在發生懷疑性侵事件後曾經接觸,在比較過各自的經歷後,決定報警。阿桑奇據報是抵達斯德哥爾摩後三天,在一個瑞典政黨座談會上結識W小姐。W小姐向警方供稱,她在之後一個晚上和阿桑奇做愛,事前要求他戴安全套,但阿桑奇顯得相當不情願,最後在妥協下他還是使用了安全套,完事後兩人睡着。翌日早上,她出外買早餐,回來時又上牀睡了一陣子。當她醒來時,發現阿桑奇又跟她做愛,問他是否有戴安全套,他說沒有。女方接着稱擔心染上愛滋病,阿桑奇則肯定地說自己不是愛滋病帶菌者。W小姐後來向警方稱那次是她首次在「沒有保護下」發生性行為。

  另一女子A小姐的口供也顯示有類似經歷。據報安排阿桑奇那次到瑞典行程的A小姐,原本騰出自己的寓所讓阿桑奇留宿,但後來還是在她的單位內與阿桑奇搭上。口供顯示,當阿桑奇欲跟A小姐做愛時,她曾多次試圖伸手拿安全套,阿桑奇都握住她的手阻止。後來他同意用安全套,完事後A小姐卻發現安全套似乎被人做了手腳,上面有被扯破的痕迹。阿桑奇後來接受警方問話時否認有在安全套上做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