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三點水,人如其名,墨水不多,因緣際會,闖蕩江湖,資質平庸,難成大器,音樂世界,享受逍遙。

  向來電影有主題曲、插曲不足為奇,有趣在於近年不少電影均喜舊歌新配,最熱鬧者莫如彭浩翔導演的「志明春嬌」三部曲,先有二〇一〇年的《志明與春嬌》,用上薰妮的《每當變幻時》;二〇一二年的《春嬌與志明》則用上《別問我是誰》,余文樂模仿扮唱,不僅為電影製造話題,更令原唱者王馨平再受注視。也許食髓知味,又或貫徹兩部前作做法,新上映的《春嬌救志明》,以Raidas的金曲《傳說》作為插曲,令不少老歌迷一時間走進時光隧道,回味之餘,同聲哼上幾句。

  二〇〇〇年以降,電影選用舊歌作為電影歌曲,重喚金曲靈魂,相繼出現。二〇〇一年,《藍宇》以一九九〇年黃品源的《你怎麼捨得我難過》作為主題曲,令這首國語經典金曲再度翻紅,二〇〇二年《無間道》選上蔡琴的《被遺忘的時光》作為插曲,自此令「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的蔡琴唱片成為Hi-Fi迷追捧的試音天碟,到了二〇〇七年的《每當變幻時》,主題曲由戲中女主角楊千嬅重唱薰妮的《每當變幻時》,真箇是變幻才是永恆,繼而就是二〇一〇年至二〇一七年間的《志明春嬌》三部曲了。

  電影配上經典金曲,正面看,兩者實有相輔相成,甚至相得益彰的作用,既可增加電影話題性,吸引觀眾購票欣賞,掀起老歌迷懷念好歌外,又可讓新一代有認識金曲機會,達至推廣保育效用。

  說到靚歌保育問題,歷年來不少業者、歌手都希望能盡上一分力推動,好像區瑞強過去十多年來藉着唱片、演唱會及電台節目,讓不同年代的受眾有欣賞、認識好歌的機會,尤其希望新一代在家長熏陶影響下,能接觸舊歌的遼闊世界,甚至主動發掘追求,讓好歌延續。作為唱片業界的環球唱片中文唱片部市場策劃總監朱永誠表示,他們不停推出舊歌專輯,並不如外界所看純為賺錢,而是抱持一份使命感,希望能將經典好歌、舊作一代一代傳承下去,所以不停以不同制式和售價推出產品,以滿足不同消費層,亦讓年輕一代有機會接觸舊日作品,共同分享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輝煌歲月的音樂寶庫,要不然,好歌就會出現斷層,逐漸被大家遺忘,甚至消失。

  由此讓我想到,保育以外,還須教育。記得曾問過一些九十後,甚至八十後的同事,原來很多都不曉得誰是關正傑,更遑論其他同期非一線的歌手了!也許這是因為他們不夠老,正如我不夠年輕一樣,分不出新世代韓星的臉孔。所以,對於近年大行其道翻唱舊歌的Hi-Fi天碟,以及一些流行歌手重唱前輩金曲,在推廣舊歌上確實有一定幫助,只可惜很多受眾原來都不知道原唱者是誰,尤其一些年輕歌迷不知就裏,更以為翻唱者就是原唱者,好像當年孫燕姿便曾被誤會是《橄欖樹》的原唱者;二〇一〇年丁噹重繹趙傳金曲《我是一隻小小鳥》,不少新一代都以為是她的新歌。有一次,台灣主持人黃子佼便曾在節目上打趣道:「(大意),丁噹,沒有鳥,趙傳,才有。」寥寥幾句,既幽默又一針見血地點出問題所在。

  其實,只要業界在推廣上多花一點工夫,諸如在歌詞頁上註明原唱者,甚至附上歌曲簡介(有些嚴謹製作,不僅註明原唱者名字、歌曲介紹,還兼附選唱原因和感受);唱片公司在宣傳時,又或媒體在播歌時(除非業界工作者本身認知不足,又或不肯花時間搜集資料),多加註釋便可,這不僅是對原唱者和歌曲的尊重,其實也是對歌迷,尤其年輕一代歌迷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