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一會的《威尼斯視藝雙年展》,是叫世界各地藝術愛好者趨之若鶩的超大型展覽,各門各派的藝術作品,雲集威尼斯一個個蕞爾小島上的國家館、外圍展館和主題館裏,高手過招、同場較技,叫觀眾飽嘗一頓豐富得不得了,卻又偏偏吃不膩的藝術盛宴。今年香港第九次參與其中,由聲音及多媒體藝術家楊嘉輝(Samson)出征威尼斯,舉行個展《楊嘉輝的賑災專輯》,展館大門正好面向其中一個主場館Arsenale,佔盡場地優勢,筆者到訪期間,見證觀眾絡繹不絕、樂而忘返。

  2001年,香港在《威尼斯視藝雙年展》首度亮相,成了本地藝術躍上國際舞台其中一個重要指標。第五十七屆雙年展續由西九文化區M+視覺文化博物館與香港藝術發展局聯合呈獻,也是他們第三次合作,之前曾邀李傑(2013年)和曾建華(2015年)為香港參展藝術家,揚威國際。筆者5月在威尼斯得到一次美好的藝術體驗,差不多整整一星期盡情浸沒在藝術懷抱中,除了揮汗在Arsenale、Giardini兩個主場館跑來跑去,也肆意流連分布各處的外圍展館,其中多次往返的當然是香港展館,人在異地,這個展館有令我回家的親切感覺。

  尚未開展,楊嘉輝(Samson)已領着筆者在展館先睹為快,筆者每有不明白之處,他都耐心解畫。1979年出生的Samson,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電子音樂博士,曾任教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展覽試圖以歷史事件或文化轉型的關鍵時刻為框架,闡述娛樂巨星為公益而結集錄製「慈善單曲」的普遍現象,他說,整個展覽以很標誌性的賑災歌,包括《We Are the World》和《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為出發點,或改編或拼湊或再創作,以一系列畫作、物件、錄像、空間聲音裝置等等,讓觀眾飽覽一場很特別的視覺及聽覺體驗,並在慈善象徵和抱負落空兩大主軸遊走。說起來,一直關心音樂、文化、政治的Samson,早有這個創作念頭,經過三次Site Visits,「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去講這個Topic」,遂敲定計畫。

  從一間房走到另一間房,背景播放的人聲/歌聲,有着明顯不同的組態變化,有些各個聲道都由同一個人發出,有些雖是合唱,聲音效果卻很薄弱,說的是其中一間房的「消聲演出」,筆者尤其對這件作品感覺深刻,觀眾能坐下來,通過熒幕聽着由工聯會群聲合唱團演唱《We Are the World》,卻有消音效果,某些聲道被隱去了,剩下了一些難以言喻的底音,以至呼吸聲、揭譜聲等等,都像放大了似的,令人感到怪異甚至不安。「我在作品裏沒有諷刺,也沒有留下Statement,態度懸空。希望觀眾看/聽後是有反應的。」

  原來Samson和客席策展人郭瑛早已合作過「消聲」系列,三年前的英國《曼徹斯特亞洲藝術三年展》,正是兩人首次認識和合作的契機,當時大家合作愉快,埋下了這趟再次在國際藝術舞台上合作的種子。「如果是群展,策展人的Footprint會明顯一點。」站在Samson身旁的郭瑛說:「但這是個展嘛,最後還是藝術家的作品,我會提出問題和意見,溝通是很重要的,如果真的不同意,我會說出來,但做不做、怎樣做,最後一定是藝術家作的決定。」

  她稱Samson的音樂背景,以及對聲音的敏感度,於一眾本地藝術家之中是少有的,又以「誘人」來形容最初看到其創作的心情,譬如繪畫,「我都好想要。」她覺得Samson不是知道了才創作,反而是因為不知道才去做,研究工夫充足,也令作品容易與人溝通,並能引起聯想和話題,「這是特殊的。」國際策展經驗豐富的郭瑛,最初獲推薦為客席策展人時,笑言沒有壓力,但了解更多後,「知道這是一個香港Project,代表香港。」

  《威尼斯視藝雙年展》是一個很重要的展示場域,郭瑛強調香港能夠參與其中,傳達了很正面的訊息,「彷彿讓藝術家有了Role Model、目標,也告訴大家,除了商業藝術,香港的純藝術也受到關注。」顧問策展人、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也有同感,指出這是一次讓香港藝術登上國際大型舞台的好機會,也認為錄像藝術,或者藝術家創作影像作品,並不少見,在香港也頗見發展,甚至已成香港文化一部分。「Samson最特別之處是其音樂背景,他在創作上對聲音的強調,比其他藝術家更多。」他為《楊嘉輝的賑災專輯》感到非常自豪,「這個展覽有着相當複雜的意念和參考,Samson卻把一切融會貫通,你未必能夠馬上就能理解,但從一間房走到另一間房,你會發現所有東西都連繫起來。」

  筆者在參觀其他展覽時,「偷」聽身後排隊的外國人,碰巧提及這個香港展覽,皆讚不絕口──是的,作為香港人,我也感到非常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