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UGL案,調查尚未開始,已爆出爭拗。事緣委員會成員周浩鼎上載及公開相關的調查文件,讓各界給予意見。特首梁振英老實不客氣,提出了意見,而周浩鼎收集意見後,向委員會提交文件,惹來非建制派圍攻,既插周浩鼎是無間道,又質疑梁振英干預調查,還要求委員會主席謝偉俊公開會議。

振英硬手反彈

  被對手發難的周浩鼎昨日打破緘默還擊,力指他上載的文件是公開性質,任何人也可評論,包括梁振英,而他向委員會提交的文件,則是整合自己及梁特首的意見,認為與調查對象溝通並無問題,強調無隱瞞任何事情。他又作出反擊,指有人違反委員會的保密性質,將文件向外披露,認為有關做法不公平。對於非建派成員要求他辭職,周浩鼎沒有正面回應,揚言對這個位不會有留戀。

  在炮火連天下,成為調查對象的特首梁振英表現反而輕鬆,他在行政會議前走出來再解釋,他作為被調查的人,有權利發表意見,還聲稱自己提出的意見是擴闊調查範圍,希望調查可以更全面及徹底,盡早解決事件,無謂惹來日後「放生」他的說法。最後他還反彈一句,要求追查本來應該保密的會議內容,為何會被人四出宣揚。

周浩鼎有牽掛

  今次風波爆發之初,由於涉及保密內容,有點瞎子摸象的味道。隨着各方披露細節,過程漸有眉目,大致是委員會草擬文件,訂立文件內容,周浩鼎於是把文件上載,要求各方提供意見,特首辦於是老實不客氣,下載了文件,提出了他們認為應該修訂的範圍,並且聯絡了周浩鼎,周浩鼎之後把修訂文件原汁原味交給委員會。他的做法惹起非建制派委員質疑,認為委員沒有理由接觸被調查對象,認為這個做法有損委員會的公信力,要求他辭職。周浩鼎初期對批評以會議保密為由未回應,至昨日站出來,承認處理手法不夠好,但強調自己沒有任何隱瞞。

  依照今次事態發展,特首的取態看來比較強硬;周浩鼎就相對退讓。政壇高人拆局,兩人受到狙擊取態不同,皆因處境有別。振英擔任特首,任期還有不到兩個月,之後就會出任國家領導人。委員會要調查UGL,非建制派委員絕對不會客氣,對方既然會硬砌,以他作風當然寸土不讓,既然調查範圍已經公開,有機會當然不放過提意見的機會。有人說他干預立法會,他的態度自己據理力爭,做得議員無理由怕聽人畀意見,如果擔心干預,不如怪自己骨頭軟或定力差。振英還擊無牽掛,相反周浩鼎還有幾年議員要做,所以就算不服氣,都不敢去得太盡。

梁繼昌有壓力

  對於未來局勢發展,高人覺得成件事政治味道較濃,迄今看不到涉及違法等嚴重情節,若然如此最後又是一輪罵戰。今次成為箭靶的周浩鼎是否辭職,可能要看他本身和建制派想多堅持,但要留意的是,從振英要求委員會擴大調查範圍,挑機味道甚濃,如果說替他交文件的周浩鼎要走,和他打誹謗官司的委員梁繼昌又如何呢?

  今次文件風波聽來似乎很複雜,實質仍然是兩個陣營的博弈對戰。現時非建制派想踢走「梁粉」周浩鼎,擅鬥的振英則伺機反撲,雙方都在微枝末節上逐小啄磨,在此情況下,如何能維持委員會繼續順利運作,又能保持其公信力。在此情況下,擔任委員會主席謝偉俊須扮演守門人的角色,當初他能擔任此職,在於兩邊都願意接受,但非建制派讓得出這個位,當然不會做順民,有事必定大力夾實,建制派當然不想輕言退讓。如何拆彈,便要看謝偉俊是否有膽有能力執正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