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病人鄧桂思因為肝衰竭進行換肝手術,成為社會好關心的事件,先觸發捐肝年齡限制和捐肝程序的討論,今個星期再爆出「漏藥門」,令首當其衝的醫管局被人鬧爆,事件背後還觸發起公眾對整個醫療體系承受能力的關注。

圍插通報機制

  鄧桂思肝衰竭事故不斷,最先是她的孝順女兒想換肝但未夠年齡,及後有好心人甄小姐願意捐出部分活肝,可惜手術後鄧女士依然未能康復,後來醫管局終能成功安排她接受屍肝移植。不過,鄧桂思依然未能好轉,而且出現肺部感染,日前突然爆出曾負責診斷她的聯合醫院,未有因為病人曾患乙型肝炎而處方防範藥物,令其受感染風險大增,事件中聯合醫院被指未有即時知會家屬和向社會通報。

  聯合醫院遺漏處方藥物的消息,即時令社會嘩然,當局為阻止風暴升級,即時提高回應級數,宣布成立高規格的獨立調查。雖然如此,但外界對醫管局的批評仍然非常嚴厲,特別是醫管局行政總裁梁栢賢提及醫生放假影響通報,社會有很大迴響,醫學會會長蔡堅即時跳出來圍插。

  鄧桂思的個案沒有即時通報,在監管上自然招人非議,日後調查小組相信都要交代。在討論過程中,有病人組織和熟悉政府病歷系統的人士,還指出兩個更直接的問題,一是病歷系列應有相關提示,主診醫生忽視提示,當中有人為因素,但同時也可能反映兩個問題,一是系統設計未有足夠的警示功能,令醫生覺醒不足;二是醫生診症時間太匆忙,容易漏招。

少提系統壓力

  通報安排是出事後的監察和交代,今次做法不理想,事後解釋差理應被罵,將來必須要改善,同樣重要的是如何防範醫生出錯,奇怪的是,現時醫療界似乎集中討論事後追究,但要求追查出事原因的聲音不多,特別是整個醫療系統面對的壓力。

  在今次事件中,究竟涉事醫生為何出事,將來會仔細調查,或許這是外界提出追究聲音不強的理由,但撇除個別案例,有醫生提出醫管局醫生可能只有幾分鐘處理類似病人,就沒有受到特別關注。不過,很多公立醫院醫生都知道,在本地醫生人手不足,私立醫院不斷搶人下,公立醫院已變成壓力煲,這個問題不解決,就算通報機制如何透明有效,都看不到有根本改善服務的空間。

  本港醫生人手不足已是人盡皆知的事實,無論公院如何增加薪酬,都不能改變整體醫生的供應,這個情形就如物業市場,土地供應不增加,就算當局如何加強辣招,樓價都有增無已。樓價或許還可寄望利率上升調整,醫生不足造成的服務缺口,就是用錢都不易解決,偏偏這個就是醫學界代表,特別是私醫不願討論的課題。

公私失衡加劇

  在批評通報機制的同時,有熟悉醫療界的人士坦言,人口老化,醫療需求急促上升,當局在護理人手上可以用分工或培訓應付需求,但醫生基本上很難用這個方案解決。現時私醫收入飆升,公營部門人手流失,公院壓力再增,出走情況恐怕會惡化,令人最後怎樣防範「漏藥門」發生。他預言,醫生人手猶如土地不足造成高樓價,未來的醫療水準遲早爆煲,屆時業界都成為輸家。醫學界除了參與圍插醫管局的通報機制,在徹底改善病人服務上,不知還有沒有甚麼積極的建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