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法國五月藝術節》開鑼,法國風情以外,還有香港景觀,《反轉香港》展出法國攝影師Romain Jacquet-Lagrèze和香港攝影師鄭振揚(Tugo),在香港拍攝的一系列作品,前者以仰視角度捕捉香港姿態,後者以鳥瞰角度烙印本地景致,取態迥異卻殊途同歸,讓觀眾欣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港奇觀。

  在一個地方土生土長,不代表已經望清這片土地,因為大家都持着不同角度、站在不同位置觀察事物,我所見的,不一定就是你所看。Tugo這一系列新作,從鳥瞰中探索香港異常景觀,角度刁鑽,如此這般的游泳池、火車路軌、高速公路,你又看過沒有?「我是建築師,在攝影創作時,對景物中的線條和韻律情有獨鍾,不時會以高角度聚焦風景中特別的圖案幾何,捕捉人和環境之間的互動。」

  原來這輯作品的初衷,跟建築師的設計過程有關。在設計過程中,建築師把構思繪製成平面藍圖,落成後一般人卻不容易在現實中看見藍圖上的線條和圖案,這個「片面之城」系列,正好填補了這個視角空白,展現都市裏早已被遺忘的圖案和幾何,「每個地方都彷彿以獨特的線條和圖案,訴說自己的故事。」

  說起來,這種由上而下的鳥瞰角度拍攝,他已非首次嘗試,之前幾張世界攝影大獎和《國家地理雜誌》的得獎和入圍作品,他拍攝中國各地不同具地方特色的線條,同時反映當地人的生活方式,風格是一脈相承。

  以陌生的角度,將熟悉的情景再現出來,有時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好像《線路圖》所拍攝的巴士總站,有朋友每天經過卻認不出來。其實從垂直的角度往下看平凡的車站,可以看到平面線條加上像玩具車一樣的各樣交通工具,別有一番玩味。」那豈不就是從上帝視角觀照香港?「這可以重構我們對這城市的印象。」

  要拍得高高在上的鳥瞰照片,航拍機是這個科技年代的好選擇,Tugo便以航拍機和全片幅相機,拍攝這系列作品。在香港用航拍機,有沒有遇到甚麼困難?「市區干擾大且人口密度高,使用時要格外小心。」有別於一般航拍、大幅全景帶來的震撼場面,Tugo的作品聚焦在城市的細節上,利用精心的幾何構圖,道出地方人事物事。「我十分喜歡Edward Burtynsky和George Steinmetz的空攝作品,曾在外地看過他們的展覽,歎為觀止。Burtynsky作品裏所呈現的獨特美學和視覺效果尤其震撼,其探討人和自然的關係十分深刻。」

  在拍攝過程中,總有難忘事。他拍攝《Six Feet Above》和《Six Feet Under》陽宅與陰宅的規劃設計對比時,到了墓地取景拍攝,遇到幾個做墓碑的工人,他們十分好奇,有人老遠跑到墓地,居然不為拜山,而是來拍照,認真「大吉利是」。「我後來還即場教他們使用航拍機!」他對該張照片效果滿意,覺得香港墓園的規劃方式,有如花園城市,在高密度規劃中,有道路和綠化。「從上帝視角來看,人類的住宅與往生者的安息地,其實大同小異。」

  談到最滿意、印象最深的照片,他提到了《City Patterns 1:Freedom》(《池水不犯海水》),「從照片中看到泳客在維多利亞港和公共泳池之間的取捨。許多香港人會花錢到公共泳池,有些人則喜歡在維多利亞港中免費享受游泳之樂。在照片中,我們既看到香港城市的圖案,也看到不同的生活模式。」

  Tugo既是建築師,對美學固然有追求,但正式愛上攝影,是從十年前在中國旅攝開始。「本來對中國認識甚淺,直至當年到清華大學作交換生,才開始探索中國,發覺中國不僅自然和人文景觀豐富多變,更有許多世界一流的景色,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至今差不多每個省份都去過了。」會這樣一直建築師、攝影師兼顧下去嗎?「建築和攝影創作相互有正面影響和啟發,有助尋找新靈感,相得益彰。」

  鳥瞰了香港後,他沒有停止步伐,不時到世界各地拍攝,前陣子便到了非洲埃塞俄比亞拍攝「Land Art」系列,捕捉美麗而震撼的特殊自然地貌,好像色彩鮮艷的火山溫泉、圖案突出的鹽湖等等,「大地本身彷彿就是一幅巨大畫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