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影匯《Arts in Cinema》來到第三季,其中《達利的奇幻樂園》和《大衛連治藝術人生》,不同時空的兩位主角,都是在藝術領域領先、各具異稟的鬼才,特別吸引筆者關注。

  世界上不乏以單一藝術家為主題的紀念美術館/博物館,但由該藝術家從無到有一手打造出來的,就不算多了,達利劇院博物館便是其中一所。《達利的奇幻樂園》鏡頭對準達利劇院博物館,那簡直就是他最大型的藝術品,而且這件「藝術品」也是活的,遊人往往來來注入生命力,沒有到過西班牙而又喜愛文化藝術的觀眾(包括筆者),應會藉着影片大開眼界,更遑論達利的崇拜者、追隨者了。

  許多人一提起達利,都會把他跟超現實主義扣連起來,或者對他的「二撇雞」造型印象深刻,對他的認識大概僅止於其異想天開的畫作,《達利的奇幻樂園》收集了不少他在生時拍下的黑白影片和照片,更有他的聲音導航,於是這位藝術大師便在銀幕前活靈活現起來。

  這座博物館由達利親自參與建設,據他所述,他就是想創作一個永遠存活的藝術品,以盡情表現他的創作宇宙和對藝術的追求。達利是超現實主義鬼才,達利劇院博物館當然不尋常,他所堅持的圓拱形屋頂設計,讓美術館頓時變得充滿想像性和戲劇性,就連天花板都是他的壁畫,還有一間房是因應他的畫作對照出來──只消想到他的作品就這樣隨意布滿美術館不同角落,觀眾肯定覺得興奮。值得一提,他的墓室也設在達利劇院博物館裏。

  然而,《達利的奇幻樂園》以達利劇院博物館為始,也以達利劇院博物館為終,格構頗為簡單,本來對達利認識不淺、想了解達利更多事迹的觀眾,未必有很多得着。

  達利是超現實主義畫派的佼佼者,風格天馬行空,自成一派,拍攝風格詭異迷幻的著名導演大衛連治,也是不可多得的奇才,《大衛連治藝術人生》宛如他的自傳,由他親身上陣,在鏡頭前娓娓道來幾段深刻影響自己的段落,包括在美國小鎮的成長回憶、在費城讀美術時悲喜交集的時光等等,頗叫人津津樂道。奇(怪)人遇奇(怪)事,他小時候遇見一個坐臥路上的赤祼女人,長大後住所附近也有瘋女子,奇異的事情總是包圍着他。

  看大衛連治的調子灰沉、格調憂鬱,甚或恐怖的作品就知道,他不會是個開心快活人,觀眾在片中自會看到他黯然神傷的一面,儘管他內在的沉鬱、躁動、恐懼,是難以言喻的,觀眾只能感受領略。不能言明,就由藝術創作代言,片中便有《字母》、《祖母》、《擦紙膠頭》等他的早期實驗影像作品片段,能在大銀幕前欣賞得到,也算難得。

  除了《達利的奇幻樂園》和《大衛連治藝術人生》,《Arts in Cinema》還有《山本耀司時裝哲學》和《最後的武士:三船敏郎》,《Arts in Cinema》舉辦至今,要數這一季陣容最強,在電影院裏聯袂拼湊了一幕幕藝術奇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