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電視因為連年虧損,大股東宣布閂水喉觸發的結業危機,在獲得新股東永升同意入股後出現新局面,然而,危機是否化解,管理層不敢說死,皆因今次注資條件辛辣,未知小股東是否「啃得落」,有線主席吳天海明言有幾重關卡要過,實行先出口術,減低難產風險。

  九倉早前自爆,在履行早前的注資協議後,將不會再投放新錢入有線。由於有線過去多年不但持續虧損、猶如鯊魚巨口,而且還有愈咧愈大之勢,在大股東公開宣稱不再泵水之後,轟然倒下的危機驟然掩至,頗有變生肘腋,急速惡化的態勢。

吳天海心知有隱憂

  有線不是普通企業,涉及敏感的媒體營運,前景蒙上陰霾,即成社會關注議題,其後傳出有意競投的永升有意接手,才令事情出現曙光。到了上周後期,買賣雙方宣布達成有條件的協議,由永升注資有線,若然方案落實,永升將成大股東。永升的成員包括城中最有錢家族之一的鄭氏,只要交易成功,相信有線會有相當一段時間可以無憂。

  新買家有財有勢,但吳天海依然不敢托大,強調計畫仍然要過幾關,包括港府要延期續牌,以及小股東投票通過。本來,有線有可能關門大吉,現在有人願意打救,小股東應大表歡迎,為何吳天海還要搶出口術,大搞期望管理呢?有熟悉財技的人拆局,認為一字咁淺,就是注資條件嚴苛,特別對小股東而言,應會大失所望。

  有線這輪雖然陷入危機,然而,市場上卻一直憧憬有財團願意提價收購,就算作價不是特別高,至少應該比市價好一點。無奈,商場談判不以小股東的意志為依歸,買賣雙方這次訂出的條款,是買家不會收購現有的股份,而是透過供股安排,由買家包銷原大股東的份額達致股權轉讓。換言之,小股東不但沒有用高於市價離場的機會,還要掏腰包陪新買家一齊注資或任由股權被攤薄的選擇。

無收購小股東被困

  永升開出這樣的盤口,作為談判對手的九倉既有財力、又有知識,最後都願意接受城下之盟,說明有線電視前途挑戰嚴峻。交易協議公布後,買家坦言要一次過裁員,希望減省兩億元的支出,由此估計瘦身的規模不會小。為甚麼永升會訂出兩億元的目標呢?估計這接近九倉過去幾年平均虧蝕之數,換言之新買家希望大刀濶斧節流為收費電視止血,把資金盡量用在新開發的免費電視之上。不過,這個算盤就算打得響,十億元的新錢,用來開發免費電視是否足夠仍然成疑。從新股東的安排,似乎已有再注資準備,一旦這個狀況發生,現時沒有獲得收購離場機會的小股東,就要再次承受泵水或股權再被攤薄的痛苦。從這個推測去看,就解釋到為何吳天海會擔心小股東拒絕飲下這杯苦茶。

  永升開出的條件如天羅地網,令有線的大小股東難逃巨虧命運,條件如此辛辣,九倉都要接受,原因只得一個,就是沒有更好的選擇。從永升的角度,收費電視如同一盤殘局,入主只是省回申請免費牌照的手續,出價不值得太高;從九倉角度,硬啃雞肋好過投資和債務全數泡湯,也避過生意結束要全盤遣散的場景,雖然痛苦卻是理性的決定。只是,從小股東的立場,大財團在商言商無情講,同樣的條件要他們照收,無論是否照跟供股都是慘無人道,能否理智作出投票決定就變成有不可預測性存在。